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杂牌救世主 > 第七章 会武术?

.中国队以3:o干翻了韩国队,这三十二年一次的事都让我给碰上了,这是要地震啊,看来我年前得准备后事了。

王老二走了之后,老狗说了句我困了就上楼睡觉了。

我和小李子面面相觑,都想不到该怎么跟老狗交流这事,老狗的一根筋大家都知道,不是他自己想通的事儿,谁劝都没用。

我跟小李子坐在楼下谈王老二刚才给我们爆的料:“你说王老二这次有谱没谱?他老这么干,我都不太信。”

小李子很果断的摇了摇头说:“这次估计是真事儿,老头子的书我多多少少看了点,这事儿好像确实有,不过我就是没听过什么大妖转世一说,只知道妖怪都消失好几千年了,没人知道他们去哪。”

我突然想到个问题,很严肃:“那妖怪消失那么长时间,西游记他咋写出来的?”我一直困惑啊,西游记不是宋朝就是明朝的写的书,里面那么多妖怪呢。

“小说都是编的。”

我点点头:“写西游记那小子挺能编啊,跟真事儿一样。”

这时候小月领着毕方拎着一兜子菜走了进来,看了看小李子。

“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
“不知道,我整个人到现在都是晕乎乎的,你就一点都不奇怪?”

“这不值得奇怪。”

小月说话永远都是这样,说一半留一半,从来不给解释,从来也不问原因,更不会提出一些奇怪的问题。不过,毕方小朋友就不同了,她雾蒙蒙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着我们,然后八卦之火熊熊燃烧,又是耍赖,又是撒娇,反正从十八摸到满清十大酷刑她样样精通,只要得不到她满意的答案她能折腾我们俩到明年六月份。

小李子被她逼的没办法,远远本本把这件我到现在都觉得挺无厘头的事儿告诉了毕方,她也沉默良久。

沉默半天她憋出一句:“这是什么意思?是要我们干点什么?”

我和小李子同时摊手。

最后这个话题不了了之,不过我总觉得我们挺被动,好像被王老二玩弄了,可又不像。不过总的来说我们几个身上乱七八糟的功能总算是有了个解释了,也算是个收获吧。

不过老狗那边就有点麻烦了,他现在知道他家老头子是为了他死的,心里指不定内疚成啥样,然后憋着憋着就心理变态了,什么午夜杀人狂,什么电锯杀人狂等等等等,小说电视里都这么演。而我和小李子又没什么招儿,挺揪心的,万一老狗要是马加爵了,我是没啥事儿,小李子说不定就进衣柜了。

小月还是一个人在厨房忙活,晚饭很快就能上桌了,我刚准备上去敲门叫老狗下来吃饭,房间门突然开了,老狗精神焕走了出来,穿着他那套好多年没穿的西装,里面穿件花格子衬衣,头疏得溜溜,整得就跟白领小开一样。

他站在二楼,扶着楼梯扶手冲我们一挥手:“弟兄们,崭新的一天开始了,我们要拥抱朝阳。”

我吓坏了,悄悄跟小李子说:“他是不是神经了?看上去病的不轻啊。”

小李子眼神里一抹悲伤,点了点头。

老狗见我们的表情和眼神,勃然大怒:“你们***都拿什么眼神看我?”然后从二楼纵身一跃,完美的着陆,九点七五系数难度。坐在我们中间,一手夹着我一手夹着小李子。

“老头子拿他的命换了我的命是吧?”

我惊若寒蝉。

“我们起码要比蜘蛛侠绿巨人什么的厉害点吧?恩,比蝙蝠侠穷点。”

这我倒是同意,要是给我蝙蝠侠的家当,谁他妈还去拯救世界啊,吃喝玩乐都来不及。

小李子截住了他的话:“赶紧说重点。”

老狗脸色一板,表情严肃起来:“我刚才想了很多,老头子因为我,死了。那么我就该做点什么,就算不说为什么天下苍生,那太假了。起码也要为老头子吧,既然我有别人没有的能力,那我最少要活的好点给老头子看,是吧?所以只要一有机会,我就得抓住,我要活的精彩点!你们呢?一起干不?”

人总是自私的,如果是我,我绝对相信我不可能去拯救什么天下苍生,当然如果有钱赚的话,偶尔拯救拯救也没关系。

毕方欢呼雀跃,唯恐天下不乱的她第一个赞成老狗,小李子是老狗的师兄,完全没理由拒绝。而下面就是看我和小月的态度了,我知道,如果这次我们还是选择的是平平淡淡的过下半辈子,那过不了多长时间,我和老狗他们就该告别了。

小月这时候端了盘家乡豆腐走了出来,俏皮的一吐舌头:“我也要入伙。”

我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,小月都进了这个刚成立的不知名的犯罪团伙了,给我一个不加入的理由。

小李子的思维角度永远和我们是不一样的,他的跳跃性是我们无法跟踪的,他拿出一张纸,然后撕成五份对我们说:“我们组合得有个名啊,你看像什么至上励合啊东方神起啊,这些个破烂组合都有名字,你们把自己喜欢的写在纸上,抓阄决定。”

我觉得这挺无聊,不过看他们兴致高涨,我也就随便写了个名字,塞到鞋盒子里。

“现在开始抓了。蔷薇月季?这谁写的?弄得跟妇科千金片一样,不行不行。”老狗拿出第一张,读出,并且配上点评。毕方差点无地自容。

“人间卫士?李杰克,这一看就是你写的,有文化没文化啊?你大学都喂狗了是吧,你怎么不写东南卫视啊?”小李子的土气,从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,是那种从骨子慢慢渗透慢慢散出来的,要不怎么喜欢蹲在门口吃饭呢?

“恩,这个不错,就用它吧,玉面金刚。”老狗刚说完,毕方一掌飞起,刚烈的掌力印在老狗不是很宽阔的胸膛上,老狗应声倒地。

毕方一只脚踩在沙上,一只手指着老狗:“你还要脸不要脸了,有你这么徇私舞弊的没?”

双方剑拔弩张,气氛极其激烈。

小李子摸了摸滚烫的脸颊:“还是叫五雷轰顶吧,不然我们还没开始就得解散了。”

就在我取得冠名权之后,我们开始吃饭的时候,刚才还在放精彩广告的电视插播了一条新闻,说本地工商银行城南分行今天早些时候被一持棍男子抢劫,并且造成了巨大的破坏,所幸没有造成*人员伤亡。然后就是一段现场的采访记录,银行半边楼都塌了,现场非常混乱。

老狗眼睛一瞪,嘴里塞着东西含糊不清:“我靠,这是抢劫银行还他妈是科索沃战争啊,持棍男子?丫拿金箍棒的吧?”

吐槽帝小李子接口:“金箍棒威力可能比这大点,应该是火箭筒。”

然后我们几个就开始讨论到底是金箍棒还是火箭筒,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,月亮之上唱响新民歌。

“喂?哪位?”

“小杨吗?我是陈,新闻你们都看了吗?”听到是他的声音,我把电话开了外响。

“看了,怎么了?”

“这件事我希望你们能帮我。”

“我靠,找公安局啊,抢银行这事你找我有啥用。”我就纳了闷了,陈胖子找我找上了瘾了是吧?

“他们现在已经把疑犯包围了。”

“逮他啊,都包围了你还打电话给我?”

“我……我这么跟你说吧,我们根本近不了他身,他身边有一圈好像是水的东西围着,子弹对他没用。”

“有什么好处没?”

“哥哥,你是我亲哥哥了,等先把事了清了,咱在谈这个好不好!防暴车都被他弄爆好几部了。”

“不是,你不是情报部门的吗?怎么连这个都管?”

“我在城南河滨森林公园,你们度来。”说完陈胖子就挂了电话了。

我看了看,他们几个,毕方已经摩拳擦掌了,老狗也跃跃欲试。

我试探着问了一句:“先去?还是先吃饭?”

小月回答:“先吃饭吧。”小月的话,就是圣旨,不管是那跃跃欲试的还是那摩拳擦掌的,都直接偃旗息鼓,埋头吃饭,而且度大增。

吃完了饭,我们打了部车到了森林公园,还要了票,这得公家报销,可不能自己掏腰包。

刚准备进门的时候就见陈胖子在门口来回踱步,看着都心烦。见我们来了,他的橘皮脸一松,迎了上来。

“可算是来了,跟我来,跟我来。”

我拦住他:“等会你要全力配合我们,不然可能会造成伤亡。”这是我们在出租车上商量好的,我们要保持神秘,神秘!

陈胖子二话没说,一口答应。这可是好事儿,又没伤亡,又能领赏,谁不干?

跟着他转了个山路十八弯,然后就见里三层外三层的警察叔叔荷枪实弹。

“让他们全走吧。”小月如是说。

陈胖子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我走上前,指了指那几圈的警察叔叔:“不走?那就血流成河吧。”

陈胖子一愣,果断的用步话机布命令。等我们走上前的时候,警察叔叔都坐着车离开这里了。

“你也走吧。离开这一片,在外围等。”小月又如是说。

这次陈胖子连疑惑都没疑惑,向我们敬了个礼,然后迅踏上一部越野车,离开了我们的视野。

整个森林公园就剩下我们几个和那个持棍抢劫者了,他现在坐在一块石头上,背对我们,身体周围3米处是一圈圈的水波纹。

可能是感觉到我们来了,他迅转身,我们看不到他正面,因为被他自己给打了水波纹马赛克。

老狗抱怨了:“平时看片有码,现在打个小怪兽还是有码的,让人活不让人活了啊?”

那个持棍男子这时候也张口说话了:“怎……怎……怎……怎么是………是……是你们?”

别想,一听这调儿,我就知道是谁了,可不就是昨天那个剑桥毕业的高材生嘛,老王八。

可他对我们一点熟人的态度都没有,还加了外面那圈水泡的厚度。

老狗他们也乐了,挺老实一人怎么就想着抢银行了呢?就他的能耐干点啥三年内都能富甲一方了。

我站在小月和毕方的前面,还把小李子拉到后面开口对老王八道:“老乌,你怎么就抢上银行了呢?慢点说,咱不着急。”

趁他酝酿的时候,我打了个电话给陈胖子,告诉他这边可能有一场恶战,让他的人撤的更远一点,他说只要摆平这个人,他抢的钱都归我们。

我打完了电话,老王八也开口了:“我……我缺钱。”

果然,不是有句话叫饱暖思淫欲,贫贱起盗心嘛,老祖宗的话放哪都是真理,并且还能跨种族运用。

“你缺多少钱啊?至于抢银行。”我个人认为,缺个三五十万都不至于抢银行啊。

“六……六……六万。”

我强忍着甩他巴掌的冲动跟他交流。但是此刻我迫切的想甩他巴掌,为了六万块抢银行?是知道大限已到,准备买快墓地是吧。

“那你抢了多少?”这个必须问,这关乎到我们的报酬。

“…………六……六万”

“我靠”老狗的。

“我靠”我的

“我靠”小李子的

“我靠”毕方的

“我……”没说出来,小月的。

我***被陈胖子给阴了,幸亏老王八人老实,而且跟我们还认识,不然万一要是我们牺牲了,这他妈六万快还不够我们几个的丧葬费呢,到时候估计真得买块墓地,五人合葬。

这时候老狗眼珠子一转:“王八,你能制造爆炸么?”

没等老王八开口,毕方蹦着就出来了:“我能。”

老狗继续说:“要不我们逮你,钱归我们,要不我们作假,钱你拿去,算我们借你的。你选一个。”老狗聪明,不想跟这千年老王八为了六万块死磕,给了我们一个梯子下。,

“作……作假?不……不……好吧”

“那我们逮你。”

“好……吧”

都抢上银行了,还他妈有这么强的道德观,看来做人得要有一颗幽默的心,不然会疯的。王八撤了水盾,要了我手机号,然后一路小跑跳进水里,咻的一声就没了。

然后我看着毕方:“下面是你表演了。”

再后来,我们灰头土脸的从里面出来,跟陈胖子说那个劫匪已经被炸碎了,陈胖子的脸色比刚才遭遇老王八的时候还难看,然后我们回到酒吧,这时电视上已经从银行抢劫案变成了森林公园大火,大火造成了八百万的损失。

老狗心疼的摸了摸烧了个洞的西装对毕方说:“以后有什么事,你看着就行了,千万别上手。”

毕方低头不语,她被那几百万给吓着了,万一要她赔的话,她传单要三百多年才能还上。

我想起老王八,不由得叹了口气

“那王八还欠咱们六万块钱呢。”

杂牌救世主 第七章 会武术?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446/27955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