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297章 297.歧路

破晓之前,兜风岭山巅就挤得水泄不通,一山妖众,除山门丁、驻山丁、警山丁轮值的小妖,剩下几乎都来了。

铁鬣、琅琅两个,是之前就与罪囚们一起采日华的,此时毫无压力,随意地坐在兽皮垫着的焦土上。

决定陪鹿老爷冒险的妖丁,一个个出列,拿兽皮垫住焦土,也随之坐下。

狗宝、元香、碧眼、半点、钢骨、大吼,这几个妖丁是昨日在鹿妖面前说过的。

围观者中,蝠妖于微最先走出来,瞪狗宝一眼,安静坐到他身边。

狗宝咧着嘴乐,也没反对。

接着,歧牛又从围观妖群中走出,憨憨地道:“俺浑家叫俺也来!”

再然后,半玄打着哈欠出列,回头开骂:“傻婆娘,俺不想去哩,怎只往身上掐!”

又骂几句浑家,黑白貊才走过去,他不用兽皮垫子,不嫌焦土黑,一屁股坐在歧牛身边,叹气:“要被浑家害死哩!”

半玄的浑家是个松鼠妖,名叫盈仓,在围观者中,一直怒视着他,恨不得剜块肉下来,终究没忍住:“拿老娘作筏子,回来叫你好看!”

随后,少条胳膊的画蛇也走出来,鹿老爷看见,叫骂:“金蟾儿,老爷又不指望你打架,来作死做甚?”

画蛇斜觑他一眼,鼻子里哼了声,自寻块坡地,扯兽皮垫了,没和别个搭伙。

狐妖添香小跑出来:“哎哟,残废哥哥,咱俩活计得一块哩,奴家和你坐!”

猿妖黑面板着脸出列,一声不吭,坐到大吼下面。

虎妖宿疾骂骂咧咧地出来,坐到半玄身边:“兽娘耶,你是怕浑家,俺是与金击子打赌,输了哩!”

鼠妖金击子随后追出来:“狗日的,明明打赌是俺输,往日又不见你争?”

海妖出身的鹗妖大愚跑出来,左右看下,跑到半点身边:“哥哥,天下鸟妖是一家,与你搭个伴!”

闲妖丁中鹤妖赤纹、豹妖长尾互搭着肩膀出来,趾高气扬地道:“老祖亲口说哩,俺哥俩血脉有异,采日华死不了的,不与你等相似!”

等他俩坐下,黑虎妖死鬼也跑了来,要随他们身边搭伙。

长尾撵道:“你这厮,莫燃起来惊到俺们,与黑面坐去,你两颜色般配!”

死鬼不甘示弱道:“他只是脸黑,哪比得俺连心肝都黑,懒得搭理,只与你俩个坐,瞧哪个先燃!”

黑面那边怒吼:“狗日的长尾、死鬼,今晚兜风坪做一场!”

长尾转头瞟他一眼:“等你没燃成火把儿再说!”

几句话的功夫,晓事、不争、小曲、御风、老斑、白肩、百巧一个个越众而出。

待妖丁们把好位置挑完,小妖中,修业才笑嘻嘻出列:“俺天生双柄儿,指不定燃起来也是两支火把,丁目老爷们莫惊到哩!”

接着是三才、大罴、玉珠、守宫、寻常等大批野小妖出身的,再然后,是叫嚣着“俺半点不虚”的由衷、知山、报忧、拔毛、驰走、大彘等本山小妖,再最后,是劫道等几个海鸟妖。

女小妖刁钻,鬼鬼祟祟地掩藏在玉珠身边,只躲着碧眼视线。

瞧着快坐满半个山坡,抓着修罗女手的十七娘问:“归一、双合,你俩怎不去?”

归一答道:“女郎,俺们得留着听你使唤哩!”

瞧双合也点头,十七娘笑道:“便你俩真燃了,母后、师父自会再遣来,实在不成,自己家里寻不到么?就缺使唤的?”

双合哭丧着脸:“女郎,不好这般咒俺们!”

归一倒是跃跃欲试:“那俺去了?”

不管他俩,十七娘转身对青萝道:“妹妹你自己瞧着罢,这日华,奴家本也要采的,早晚总要下场,仔细想来,倒宜早不宜迟!”

说完话,撒开手就先飞身上去,脸红着坐到鹿老爷身边。

归一、双合急叫:“女郎,好歹等往后再稳妥些,你才好试!”

只是妖王级当家奶奶也亲随着,顿引起轰动,他俩声音,瞬间被无数杂音盖住。

“奶奶威武!”

“老爷得讨到奶奶,端的好造化!”

“不想奶奶半点不虚,也是个胆儿肥的!”

“奶奶也淬日华,老爷还怎么翻身?哈哈!”

有叫的,有起哄笑的,把肃穆气氛都冲淡许多,已不能再劝返,归一、双合无奈,只得跑上前,在画蛇、添香身边坐了。

围观者已越来越稀疏,山场小妖爱叫嚣“俺半点不虚”,好些怕事后被嘲笑的,也忐忑着加入进来。

第一日,陪鹿老爷采日华的妖丁就有三十多位,小妖则有了近三百,其中以野小妖最多。

幸好鹿老爷的幽阳升得高,所覆盖的地界下,宽松坐一两千人并无问题。

握住十七娘的手再不放开,鹿妖心头舒畅,又不得不再提声叮嘱几句:“都勿心慌,静不下心的宁可不试,改日再来;自觉肉身禁不住,就需起身;若周边燃起......”

这个时间上,却有不给他面子的,胆儿肥的金击子怪叫:“老爷莫再啰嗦哩,都晓得的,你越说,俺倒还越慌!”

这位鼠妖丁是连圣猿爷的毛都敢拔的主,怨不得胆大,但某个角落里,开泰却也破天荒地叫起来:“俺不怕日华,就怕老爷讲道理,脑仁疼!”

哄笑声中,一直盯着东方的麻雀妖半点尖叫:“太白星亮,日华将至哩!”

连被噎住的鹿老爷在内,这下全都收声,准备放松心神,采日华。

十七娘手挣一下,想到一燃会燃两个,鹿妖把手松开了。

把金击子、开泰今日拆台事记在心底,鹿妖念头一动,头顶半空,就多出一轮散发清冷光辉的幽阳,抛洒着它微弱的光辉。

隔老远看着的白泽,嘴皮轻动,似在喃喃自语。

修罗女青萝,两手互握着,手指捏得发白。

青萝身边,大顺两口儿,妥妥、卯女、石精、盈仓等,全都关切地盯着。

兜风岭西面半空中,西望手拉夭夭,与圣猿一起隐着身,也在观看。

圣猿恭维道:“老婆子,白鹿儿这兜风岭,倒有这般多妖愿陪他一起试采日华!”

赞徒儿也是变相夸师父,西望甚受用,少见地露出丝笑模样:“老娘这徒儿,听说做妖甚少藏私,只要愿学的,淬体、神通样样肯往外教,体己也给的足!他门下的妖,平日闹腾都多,在外却甚少吃亏,心气养高哩!岂不知头日陪他的,心气高,慌乱少,只怕反不易死,后面那些再采日华,怕还更艰难些!”

老娘私底下打探这师兄消息也不少,夭夭撇嘴道:“三百多条命试过的哩,哪还易死?”

西望摸着他头:“心关最难过,便已有成千上万的在前试过,与自家相干多少?须事到临头,才真知晓!”

圣猿叹口气:“可惜才只是些妖丁、小妖,抵不得大用!”

夭夭点头,觉得他老子说得不差,那些妖丁,连他都打不过,抵不得用!

圣猿问:“那徒儿媳妇,你不管么?”

西望摇头:“若非妖祖作用已不大,老娘都想随着,怎去管她?便真烧死,与龙宫实说就是,怕甚?”

圣猿点头道:“待再稳妥些,叫那白泽也随着试试,妖祖可是真无用!”

西望已嘘声:“日华来哩!”

东方发白,第一缕转折来的日华降临!

那兜风岭山头,引燃了第一堆明亮的生命之火,接着又是几丛,再之后,又有几十处丛丛燃起。

好一歇后,瞧着再也未新增,西望才轻吁口气,默数一遍:“烧掉妖丁一个,小妖三十八!”

“走罢!”老婆子安下心,圣猿也舒展开眉头:“过了心关,往后就不易死哩!”

——

张梅姑走出王母庙山门的时候,有些纳闷。

自家在庙里,常指派去做杂活是有的,但进城采买向来是别位师姐的活计,怎会落到自家头上?

而且是金丹掌门亲自下的令,好奇怪!

难不成我做事勤勉,落在掌门眼里了?

以前采买的师姐犯了错,改把这肥差许我?

拘在山上闷,能得到城里沾沾人间气,倒是不错!

踩着石阶下山,想到这些,梅姑忍不住有些得意,双脚都轻快了好些。

转过个拐,前面石阶上,却趴着个人,脸朝下,穿着一身破烂道袍儿。

梅姑吃了一惊,小跑过去,先用鼻嗅嗅四周,没有酒味,不是醉翻的。

手搭在他脉搏上,有跳动,有体温。

梅姑就把他翻过身,瞧见是位小脸小眼睛的老头,就摇着轻呼:“道长!道长!”

“哎哟!”

老道士睁开眼,先打量下张梅姑,才问:“这是哪儿呢?”

梅姑报了地名,问他:“道长可是哪里不适?”

老道士哼着摇头:“贫道是修士哩,被强人打劫几遭,才不幸流落自此!”

玄天派地界,修士会被强人打劫几遭?哪来的失心疯老道?

当他随口互扯,梅姑冷下脸:“本庙禁男客的,若是没伤病,道长就早些离去,莫挡在路上,女客上山来瞧见,还以为与本庙有牵扯!”

“就走!就走!”

道士起身来,小眼转一圈,叫道:“你这娃儿骨骼清奇,心肠又好,倒合修我家道法,贫道收你做个徒儿罢!”

不知哪里来的疯道人,张梅姑白他一眼,道:“我是王母庙女修,待筑基成,可拜金丹为师,道长晓事些,莫浑说!”

瞧他真不像有伤病的,梅姑就绕过去,继续下山。

梅姑脚步快,老道士小跑着才跟上:“真不骗你,老道一生,收了几十个徒弟,成器的才十二个,其他都死咧,就收你做个小十三,师兄们定都疼你,又得好些小辈敬着,有天大好处!为师也不乱命,只须你做一事,将来你那二师兄若没成,去帮着兜底,讨几本书回来就成!”

梅姑脚下又加快,老道士在后叫道:“哎哟!你欺负老人家脚程慢,贫道可要使大招哩!”

梅姑充耳不闻,几乎小跑起来。

一道身影飘落在面前,吓得梅姑止步,定睛瞧时,却不是自家王母庙金丹掌门?

疑惑中,这位金丹掌门开口道:“梅姑,既得天大的机缘,你随这位老神仙去罢!”

背后,气喘吁吁的老道赶下来:“哎哟!拜贫道为师,鹤鸣观的气定帮你出,他家那掌门,叫他跪着不敢站,叫他掴嘴不敢停的!”

(本卷终)

鹿妖逐鹿 第297章 297.歧路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21852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