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296章 296.兜底

道玄的分身被捏碎,鹿妖招伥鬼出来吸取魂力。

这老道是玄天派当家,紫霞吸得一脸畅快,仿佛有仇。

雉妖还趴伏地上,等着大佬们开口。

本已死无对证,更莫说之前压根就没谈自家要的赌注,鹿妖就狮子大张口道:“雉妖去与那杂毛说,俺要的赌注是地中品灵植三株,玄上品灵植十株,若五十年后拿不出赌注,俺定不赌的!”

化神自有手段测出雉妖说的是否实话,道玄绝不会同意这般大的赌注,但好歹还有五十年时间,与他慢慢扯皮就是了。

他若不愿意赌,正好省事!

凭圣猿师公一个,动不了玄天派,又有虎视眈眈,已收了四个妖圣,威胁其实更大的渡己和尚。

但是,威胁俺老鹿,五十年的时间,怎么也要试试,可能撮合龙宫与圣猿山,先打灭掉玄天派!

与那下作的杂毛打赌,总感觉有些悬。

趁这五十年的拖延,就要好好谋划,最好灭杀玄天派;但也绝不能放松日华淬体和“万相星辉术”,道玄敢约赌,必有极大把握,若五十年后赌战不可避免,一身神通之外,自家希望就都在这两样本事上!

继靖平山夺桃大战之后,鹿妖终于又一次生出危机感和紧迫感!

雉妖得了话,哭丧着脸,还要再提着脑袋为大佬们跑腿。

而且,是白跑!

化神答应赏黄中品,结果分身被灭了,再回去还能得赏么?

圣猿山这边,更是提都未提打赏二字!

天下有这般白点好处混不到的中人么?

所谓报酬,大概就是短期内活命?

没有胆儿违背大佬命令,他转身要下山,圣猿哼道:“待你跑过去,不知还要几天,本圣送你至边界!”

留下个分身护鹿妖,他提着雉妖先飞走。

鹿妖问白泽:“老祖,可有法儿灭玄天派?”

白泽摇头:“他家那大阵,真是厚龟壳,俺们只圣猿爷一个,打开龟壳前,定就有别派化神赶来援!”

鹿妖偏头问十七娘:“娘子,帮俺老鹿带信,问问泰山、泰水,怎样才肯帮忙,灭了玄天派?”

十七娘笑道:“夫君与那坡脚村女修的事儿,何时与奴家说明白,奴家就帮着问!”

落了把柄在她手里,鹿妖忙赔笑着:“呵呵!真无甚事,只是有些恩情,来往得干净哩!”

十七娘点头:“奴家晓得了,晚间兜风坪见,瞧夫君今日可逃得出了!”

说完,白衫猎猎,龙女飘然飞下。

鹿妖冲她后背急吼:“俺老鹿说的真话!”

龙女若未听见,头都不回。

白鹿妖咬牙道:“日子没法过了!”

就飞上山顶,冲剩下的几十个罪囚叫:“你等明日起,全采日华,满十日后滚下山去!”

——

圣猿提着雉妖,先飞出圣猿山,再过那三千里地也未停下。

来而不往非礼也,自家孩儿已被救出,杂毛还敢上门来做贼,他搬山大圣也想到玄天派附近溜达一圈。

刚飞出圣猿山往东这三千里边地,圣猿身形突然一顿,疑惑地往北方看去。

千里之外,怎会多出个同级强者?

化神!另尚有七个元婴!

距离并不远,就算不是自家地界,圣猿也第一时间就感应到!

他尚在疑惑,那化神也感应到他,北方浮现出个背双剑的巨大身影,隔空远远叫:“老猿,我太乙门搬来与你做邻居了哩,听说你扁担重,‘清微乾元阵’也已备下,请试与‘玉虚陷仙阵’威力相差如何!”

一眉道人!

东边玄天道宫,道玄飞出,气急败坏着远远传音:“不当人子的猿儿,劫走贫道多少年货不说,分身还要打灭了?”

圣猿怒哼中,道玄又哈哈笑着:“一眉道友心急,才先迁过来;待再过些时日,须弥山洲仲春前辈也将赶至,老猿只管来做客!”

今日放开手脚大闹一场,不知可会惹祸?好不易才与老婆子缓和关系,重睡回一张床上,可会惹她再发脾气?

玄天派引来别的化神门派,东面形势大变,须与老婆子商议!

不可大闹,那就小闹一阵罢!

现出担山担,圣猿疾飞扑道玄!

与一眉道人没仇,就认你个杂毛!

小眼小脸的道玄吃了一惊,翻身往回飞,厉声叫:“徒儿们,起阵啦!”

他两件法宝被毁,连拦一拦都没信心!

待圣猿提着雉妖,扑至玄天道宫顶上,担山担对着再起的巍峨道宫重重敲下!

但化神亲自主持的大阵,威力比以往更盛,追着扫射光柱杀力更增。

重重捶了几扁担,耗去玄天派不少灵气,一眉道人已飞近,圣猿才将雉妖往阵里一丢:“杂毛,还你信使,可莫打死了!”

雉妖本相勉强也能飞,不会被摔死,只是险些被吓死。

圣猿自折身回去,又顺手给一眉几扁担,砸得对方逃回家,才自回圣猿山。

——

鹿妖听圣猿分身转述东面形势,待分析明白,一声叹息后,放弃短期内联合龙宫双圣,搞翻玄天派的打算。

都要玩群殴,不讲单挑,这圣猿山能拉到的帮手还是太少!

且突然之间,兜风岭的危险系数已大增!

幽阳对妖族有多少好处,对修士就有多少坏处,又是藏不住的秘密,若杂毛所言不假,将来还会有一家化神搬到附近,真铁心要除他白鹿妖这祸害,两三位化神强行打进来,分头行事的话,凭圣猿一个真拦得住?

只要一个化神真身冲至,俺老鹿这兜风岭......

二十一地界,毕竟离修士们太近了些!

幽阳之事,如今修士知晓的少,且效果还不大,估计没那么急迫,但早晚,将会有那么一天。

心头急迫,各种想计,光棍劲上来,脸皮就又变厚,二月中旬满月夜修炼之前,鹿妖就把位置挪得离十七娘更近些,蹭那望月犀角的效果。

之前几个月满月夜,厚脸皮的夫君已只隔一尺左右,这次再挪近些,两个之间只隔一拳之距,那下次是不是要贴身?

十七娘瞪眼怒视,鹿妖都只装没看见。

这厮脸皮越来越厚,也明白他心忧生死事,心头急迫,十七娘才咬着牙道:“挪远些,待你采到日华再说!”

这是同意采日华不死,下个月就可以坐近?鹿妖厚着脸皮,坚决不退让,摇头道:“不差这几天,俺老鹿也不是命薄的,还等下月初二带娘子去重土山为地煞老祖道声贺,蹭酒喝哩,哪就易死?”

这三天都忍不住?

这没脸皮的,送礼只一株不入流,还要带自家去蹭?呸!老娘堂堂龙女,丢不起这脸!

十七娘刚要出声,鹿妖把手指竖在嘴边,却是时间已至,狗宝在叫:“众妖听令,采月精哩!”

采月精时间不能浪费,十七娘白鹿妖一眼,先容忍了提前的近距离相处,开始放松心神感悟月精。

二月下旬的时候,最后一批罪囚采日华满十日,没再放下山交金禺王等打杀,而是直接在兜风岭山巅,白鹿妖亲自带着妖丁们,在罪囚咒骂声里屠杀干净,全交伙房打理,一时吃不完的晾成肉干。

便剩那几个妖将,琵琶骨尚被穿着,不用白泽老祖出面,也只有被鹿妖宰割的命。

猪妖铁鬣吓得屁滚尿流!

山场众妖才知以前放下山的,没一个得了生路,大愚、悬钩等北海来的妖,方明白鹿老爷这位日龙包,其实是位心狠手辣的主,开始彼此告诫,莫再作死去得罪。

鹿妖书房的兽皮上,采日华的注意事项已记了密密麻麻几大排,耽误不得,再前后看过一遍,准备明日就采日华。

不敢说全无风险,鹿妖准备对狗宝交待些万一后的后事,不想狗宝道:“老爷莫丢下俺,俺也要随着采日华哩,已被铁鬣、琅琅两个白捡了多少便宜去!”

非止狗宝一个,元香、碧眼、半点、钢骨、大吼、修业、三才等,也要第一时间随着采日华,弄得鹿老爷无奈,头一夜只得聚起妖众,把自家记录、归纳的采日华要点又详细解说一遍,要随着的自愿,尤其强调,切勿慌神,会慌的宁愿不采日华。

晚间回去,青萝不在,书房里倒站着龙女,对他道:“奴家只叮嘱一句,请夫君万般小心,莫让奴家灰头土脸回龙宫去!”

鹿妖几步走上前,张开双臂,把她搂住。

十七娘许是呆住了,竟没有避开,过了一会,才低声道:“你尚未淬日华哩,莫害奴家!”

又过一会,十七娘啐一声,急红着脸挣脱开,飞逃回自家居室,改叫修罗女来。

与女魔怪这一夜,鹿妖还想要多贪,青萝倒阻道:“老爷不可太耗精力,只图一夕之欢,保住命回来,让小奶奶得个长久,只做你女菩萨!”

——

玄天派密室里,道玄对黑炭般的贺一雷道:“老二,贫道十年内必要再去九幽,与那厮的赌斗应是回不来,大事自会交待你师兄,只是尚难安心,今日就求你一事!”

贺一雷瓮声答:“行百里者半九十,师父本正要紧关头,是弟子们无能,倒招师父回来,坏了事!只听师父吩咐就是,弟子哪敢受个‘求’字?”

小眼睛小脸的道玄就叹气道:“为师分身潜去圣猿山窃书,不想未得逞,只好临时变计,与白鹿妖约赌斗一场,那厮口大,赌注都还要扯皮哩!门里七个筑基娃儿,为师已瞧过,却是好苗子,底子厚实得紧,本想着取他等里的魁首,再授几门秘法,与白鹿妖赌斗十拿九稳,不想那厮奸猾,咬定五十年后才战,定有他的算计,到时我又不在,那七个娃儿估计撑不住,师父想叫你兜底哩!”

“你是门里杀力第一,若得晋化神,只怕比为师要强许多,但此番关系大,可愿受委屈,回筑基期去,再重头修炼?且宽心,为师削你修为后,重再晋级,五十年战后就金丹,此后百年元婴,一路都畅通,又可尽复!”

鹿妖逐鹿 第296章 296.兜底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21852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