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269章 269.刚柔并济

添香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,又极愿见到鹿老爷落魄样儿,落日后,奶奶又要捶鹿老爷的事,已宣扬得满山皆知。

鹿妖到时,兜风坪已被团团围住,几乎所有妖丁、小妖都到场看戏,青萝、添香就蹲在淬体石洞门前。

小山精欢笑着,在妖怪们肩上跳来跳去,瞧见鹿妖,第一个大声问:“哥哥,媳妇儿可好娶?”

鹿妖板着脸走近,半玄叫道:“老爷争气些,宿疾和金击子偷偷开赌,赌你遭几棒子才晕哩!”

被狗日的貊妖叫破,金击子和宿疾忙蹲藏下去,借别的身躯挡住,不敢叫老爷看见。

死鬼高声叫:“这俩货瞧老爷笑话哩,该叫来陪俺日辣!”

鹿妖瞧过去,这厮与闲妖丁长尾站在一块,幸灾乐祸在脸上压根就没藏,欠收拾!

修业在另一边猛点着头:“就是,每次就俺和那黑虎妖丁,可不够热闹!”

一只灰麻雀飞鹿妖肩上来,叫道:“老爷扛住,被奶奶打得再凶,总有翻身在上那日!”

玉珠笑嘻嘻叫:“老爷扛住,真被奶奶打晕,俺给你都揉揉!”

名为安慰,实则一个个全是幸灾乐祸的,鹿妖懒得搭理,走到场中去。

十七娘早已等着,轻笑道:“他等可不是妾身叫来,夫君面上要过不去,轰散就是!”

鹿妖怒哼道:“无须哩,都要看老爷威风被灭,改日全叫去日辣就是!”

死鬼双手合在嘴前,大叫道:“老爷,他们说,就算叫日辣,也要看哩!”

无数妖怪眼瞪向那厮,脚下倒都舍不得挪步。

十七娘取出恶龙杵,笑道:“夫君既不怕落面儿,奴家可就动手了,昨日已说过,逃出这兜风坪,就不打你!”

鹿妖点头,那长发飘飘、眉眼如画的女子就倏然飘来,身在半途,右手恶龙杵已高高举起!

速度太快!

争斗经验鹿妖不缺,并不惊讶,嘴上吐出两支大鹿角,一左一右分射两边!

鹿角飞射出去时,龙女已离他只有四五丈远!

“吼!”

怒吼着一声“咆哮”,鹿老爷脖颈猛地变长,一头撞向十七娘鼻梁!

“活力”启动,这几年封藏肾脏中的精血之气涌出,本有的“强壮”外再加持“巨力”,一记“头槌”!

要逃,但也不能全只顾逃!

老爷这一身神通,别的妖王面前,少说也有逃的资本,不信真会逃不出兜风坪!

先试试老爷的铁头!

十七娘是专精音攻的行家,“咆哮”对她毫无影响,轻哼一声,左手五指轻弹,头颅则压低,额头主动迎撞去,只避开鼻梁而已。

让你瞧瞧龙躯之硬!

“砰!”

一声巨响后,鹿老爷头皮破裂!

十七娘额头上沾着些血,不过不是她自己的。

龙族、妖王之身,还怕撞不过你个小妖将?

在天界,真龙算不得什么,但在这地界,龙就是首屈一指的异兽,尚万万年传承不绝!

鹿老爷前些年得修炼的“万重淬体法”,本就是从龙宫指甲缝中漏出来的!就算不凭龙躯优势,十七娘会的淬体法也比鹿妖多,比鹿妖全!

会怕撞不过你?

“硬皮”、“厚脂”、“钢骨”居然都撞不过这浑家?

鹿妖的头颅倒吸着凉气飞回,感应中,两支鹿角似乎也没飞远?

余光一瞟,才发现十七娘左手指上,有两根黄线各往一方飞出,另一端已各缠住支鹿角!

白衫龙女已至面前,恶龙杵猛力砸下!

白鹿妖轻哼一声,身子晃了一下!

恶龙杵砸下,原地的鹿妖身影破碎,只是道残影。

借着神通之效,鹿妖闪身在十七娘身后,背对背!

天罗网还未能淬炼完全,鹿妖众多文字虚影一股脑儿放出,不再管结果,同时双膝一沉,“蛙跳”!

这才正式逃跑!

各种精神痛楚后果,包括那猥琐的“爽”字,十七娘一声清吟就消去,只是其中偷夹杂着个“岳”字,是圣猿亲送的“法令”文字,砸得龙女一趔趄!

鹿妖大喜,这一跳就快到兜风坪边缘!

十七娘不由怒哼,脚下一跺,猛追白鹿妖!

狐妖添香懊恼声中,眼见已追之不及,龙女左手再弹,又有三根黄线飞出,缠向半空中的鹿妖!

这线只怕和捆仙绳有同样效果,本相的鹿短尾忙飞出去,化成个假鹿妖,让黄线全缠身上!

是来自豹妖不争的神通,“替身”!

鹿妖夫君尚未借日华淬体,未聚星辉炼器,以本身对龙族妖王,能有这般表现,已让十七娘觉得定亲不算冤。

不过,妖祖亲送妖王奶奶进门来,山场里见风使舵的妖怪不要太多,白日里,十七娘早把鹿老爷的神通本事打探得七七八八,做足了功夫,就算自家不好现出真身,就算不用带出门压箱底的法宝,这夫君神通再诡异,也别想逃出兜风坪去!

半空中,十七娘打个响指,同时大白海螺凑到嘴边,“呜呜呜”地吹出声。

随她的响指,鹿妖面前骤然聚出个水影,依稀是个女子身形,口里吐出道水箭,又张开双臂,往鹿妖抱来!

身在半空中,鹿妖急“虎跳”改向!

那大白螺的聚音成线,已经传至!

这应该是首曲子,曲调悠扬,听在鹿妖耳中,很快就如同喝醉了酒一般,手脚酸软无力,改向飞出落地后,身子就踉踉跄跄,再站不稳!

海螺声未停,十七娘吹着飞近,脚踩住鹿妖,才放下海螺,改提起恶龙杵:“知夫君有神通守心,便以这首‘醉仙曲’叫你醉酒!”

鹿妖呻吟一声,海螺停下后,力气就回来些,忙“脱袍换位”!

“啵”一声过后,与稍远那支鹿角互换了位置。

只是这鹿角上,原被黄线绑缠着的,鹿妖换位过去,黄细线顿时紧缩,把他牢牢绑住!

十七娘伸手一招,黄线一端变长,飞落到她手里。

十七娘手上一把一把地拉,鹿老爷双手到处抠地,可惜左右挡不住巨力,一路只留下他抓出的手印痕迹。

被无情地拖到面前,十七娘问:“夫君的‘头槌’,是想撞塌奴家鼻梁?”

鹿妖翻转身,讪讪着想解释:“交手......”

“砰”!

恶龙杵已砸下来,十七娘再道:“还用师公送的本事砸奴家?”

“砰!”

接着是第三击、第四击......

“砰”!

“砰”!

......

一声又一声。

青萝瞧得牙酸,添香则拍着巴掌哈哈笑!

众多妖丁、小妖全顾不得鹿老爷过后给小鞋穿,嘘声的,怪叫的,哈哈笑的,都有。

昏昏沉沉中,鹿妖再次装晕,这次没效,被龙女无情识破。

这回真被生生砸晕过去,才叫狗宝几个来抬走。

鹿老爷悠悠醒回时,头上一片清凉,青萝已给他抹好了药,保准明早就消肿!

家有恶妻,万般难忍!

俺老鹿就算不是大男子主义十足,也受不得这气!受不得这家暴!

特别是真成亲后,要在恶龙杵阴影下过余下的妖生?

别的不说,俺老鹿的面子往哪儿搁啊?

见面就被别个叫日龙包?

天天要抹这消肿药?

婶婶可以忍,叔叔忍不住!

可是,除了杀伤力巨大的狰角,该用的本事都用了,打不过不说,逃都逃不出兜风坪!

鹿老爷醒过来,目光却一直呆滞着,在床上好久没有说话,青萝叫他也不理会。

被打傻了?明天得寻姐姐说说去,收着些手,自家老爷,不好真往死里捶!

青萝担心地瞧了好半天,鹿老爷突然一激灵爬起,起身去拉房门。

修罗女忙拦住:“老爷去哪?”

鹿妖咬牙道:“那娘子凶,硬拼不过,老爷想翻身,须得以柔克刚!你先睡!”

青萝愕然中,鹿老爷已开门出去。

老子要改战略,硬的不成,用软的!

前世网络、电视上泡妹子的手段那么多,随意搬几个来,叫你这未开过眼界的龙女犯花痴,从此凶婆娘不变成乖巧软妹子!

躲在外酝酿了半天,听着福桃洞附近身音渐消,妖怪们渐歇下,鹿妖才潜到书房门前。

他是偷摸着靠近,十七娘神识中却察得一清二楚,开门问:“夫君有何话说?”

头上还火辣辣地痛,鹿妖脸上却堆着笑:“俺瞧着月色好,山景想是与海里不一样,请娘子出去走走?”

十七娘仰头往天上看看,道:“满月夜淬月精,山景不比这残月强?”

鹿妖笑道:“淬月精是功课,那时哪有心情看景?俺是请娘子一起逛逛竹林哩!”

十七娘盯着他问:“夫君可是服了?”

鹿妖脖子一缩:“山场事商量着来可成?两口儿总动粗不好!”

龙女冷哼道:“叫青萝妹妹陪你逛竹林赏月罢!母后说,男子的嘴,骗妖的鬼,叫奴家不可心软,更不可信花言巧语!夫君既未服气,明晚再来兜风坪,请莫爽约,害奴家要满山追打,丢尽你大老爷脸面!”

鹿妖尚未想出挽救的话,她又道:“听师父说,夫君尚有种灵根的手段?山场这般破败,全夫君多些心思在山场上,添补进项要紧,莫只想甚赏月雅事!”

说完话,十七娘就扯上房门。

俺老鹿不想的么?只是须等到秋末,才好种下废仙种桃核呀!

鹿妖还想再敲门,里间狐妖终于压抑不住,“哈哈”畅快大笑出声,在叫:“这位爷为少挨些打,专来撩拔你哩,少奶奶可要稳住!”

知鹿妖还在门外,十七娘脸有些烧,又极力忍着不笑,嗔道:“浪蹄子快去睡,明儿才好早起!恁多话,可信撕烂你的嘴?”

鹿妖叹口气,没指望了。

沮丧着转身走回,龙女防着的,单纯以柔克刚行不通,看来还得刚柔并济、双管齐下、两手都要硬!

只是,硬碰硬,俺老鹿头都没这龙女铁,怎么硬得过?

难不成服软,真求饶算了?

不行!

求饶的话,俺老鹿的雄性面子,往哪儿搁?

辛苦建的山场,才三年不到,怎舍得就拱手交出去?

服了软,落在满山妖怪眼里,岂不是真连麻雀妖半点都不如?

俺老鹿就不是那样的妖,誓死不做日龙包!

一心要挣些面子的鹿老爷,面子没挣着,第三日又挣了满头包!

ps:后面22点10分,还有一更。

鹿妖逐鹿 第269章 269.刚柔并济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218498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