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219章 219.譬如朝露

“俺那老婆子,原本对妖族最好心肠不过,因俺与老犀结大仇,怕牵连到孩儿,才撒手再不管俺门下的事,待产几百年,又练了门隐身之术,连本相都一并掩掉,不再在妖前现身,只俺和几个妖祖知晓!”

“千多年前,俺那孩儿才三百岁,圣猿山里突然有风传,说俺孩儿身具天妖骨像,妖圣若辅以秘法吞食,就可得天妖之望,秘法只传承完整的北海龙宫有!俺得听闻,怕贼惦记孩儿性命,想去龙宫毁掉那秘法,老婆子来拦俺,说世间并无此法,她说最后一次管俺的事,不许俺去,俺答她说,俺最后一次违她的话,为俺那孩儿,总要走这一遭才安心!”

“不想龙宫里,龙王两口儿都是妖圣,传承万万年的,法宝也足日辣,待俺打翻他两口儿,自家也受了伤,以龙婆龙子性命要挟,那龙王才吐交出秘法,只是那天妖秘法上,原说的是吞掉真龙龙骨,辅之天级上品灵药三样,再施以秘法,或有天妖之望!涉及真龙龙骨,所以龙王家才不愿拿出,天级上品灵药又不知多少万年未现世过,俺方知受骗,急忙忙赶回来。”

“俺还未回来,已被老犀牛闯入圣猿山,在俺那猿山上大开杀戒,五个妖祖拦不住,俺同族金刚猿,全被他打杀了干净,猿山破碎,山上灵根、地中品灵植,统被打得粉碎!察觉俺回来,老犀又飞逃回圣犀谷!”

“俺那浑家,是俺见过的妖祖中本事最大一个,想着她若肯出手,加五个妖祖,至少能挡到俺回来。为何见猿山破碎、全族被打杀,都不出手阻拦?便再怨俺不听她的话,就能忘了夫妻情义?一时气愤不过,就把她那本相推翻。”

“等俺浑家一身伤回来,俺才知晓,老犀闯入时,玄天派那天杀的杂毛也偷入进来,直抓走俺那孩儿,她去追杂毛抢孩儿,才顾不上猿山。”

“俺那浑家,虽修行得慢,命中却有天妖之相的,只是有一样,绝不能移动到本相,否则再不能寸进,被俺这一推,她再无天妖之望!”

“俺又悔又恨,冲去玄天派找杂毛,他却躲着不出来,只令弟子将俺孩儿抱出让俺看,却已种了他弟子的念头咒,动念即死,俺再有通天本事,也不敢动弹!杂毛那弟子说,老犀的望月犀本相,是他家故意传给俺听的,龙宫有天妖秘法,也是他家传出来的,当日本想说动老蜚兽,趁俺大战龙宫回来,老犀闯入,一起取俺性命,只是老蜚兽未应,他那杂毛师父才只劫走俺的孩儿!”

“杂毛遣弟子出来说这许多话,原是想逼疯俺,使俺生出心魔劫,大屠生灵,自遭天劫打杀!俺本是要发疯的,是俺那浑家偷随在后,见状又将自家桃木芯打碎,融入俺神识,保住俺一丝清明,只是桃木芯破碎,她莫说天妖,连妖圣都再无望,从此只能耽误在妖祖境。”

“瞧俺浑家救了俺,杂毛那弟子就发起狠,当场念出念头咒,疼得俺那只三百岁的孩儿满地打滚,万分可怜,俺夫妻哪里忍心见?只好退走!杂毛那弟子还立誓说,往后俺再出圣猿山,东踏一步,就直念咒咒死俺那孩儿!”

“此后俺浑家离山,再不见俺,俺无颜劝她回意,无颜对全族尸身,无颜见满山妖类,方分作五千分身,融在这山场中!”

今日叫白鹿妖来,莫名其妙述说一遍往事,先前语音都甚小,只是随即,圣猿狰狞着咆哮道:“俺老猿这一世因性子扭,结仇太多,以至有族,族灭!有妻,妻散!有子,子亏!有愧,难说!有仇,难报!有心,无力!你这和俺浑家一样懂大道理的,倒是告诉俺,有什么道理能让俺稍稍舒展心头之痛?”

前面的话只面前的白鹿妖听到,后面的咆哮声,却回荡到兜风岭每个角落。

先前听他说那些往事,鹿妖还在心头一直大骂,你这狗日的圣猿到处惹祸,使得圣猿山四面皆敌,指不定哪天,这几万里圣猿山讨生活的妖怪都要遭飞来横祸,全死得不明不白!如此不安稳之地,老子居然还当作安乐窝!还把你当做金大腿!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等打杀了落霞观大师姐,老子非再远走高飞不可!

等听到他后面的咆哮怒吼,鹿妖不禁心肝乱颤,又不敢不应答,跪下哭道:“圣猿爷,俺只是个小妖将,哪有本事答你?”

圣猿再次怒吼咆哮:“你道理儿不是挺多?你倒是说啊!”

瞧圣猿癫狂模样,莫非并不是要从自己这里寻答案,只是需要宣泄怒火和郁气?鹿妖用力想想,勉强开解道:“圣猿爷,既是知错,再难的事儿,只要想做,慢慢总能弥补回来,有句话儿叫‘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...有心妖’!”

圣猿顿足,前后走动几步,感觉全无任何头绪,才又吼一声:“滚!”

鹿妖如蒙大赦,爬起来一溜烟飞走。

原来这就是伴君如伴虎,老子哪敢奉陪?

此事之后,圣猿倒是安静下来,再未发癫。

后面剩的金刚铁臂猿已经不多,来的已要稀疏许多。

满月之夜,这位圣猿并未爬上兜风岭山顶,就在那水潭边吸月精淬炼,鹿妖在山巅,感受到有蓬勃浓郁的月精,长河一样源源涌向那水潭处,而月精之外,似乎还有些难名难识别的东西夹杂其中。

鹿妖自晋级妖将之后,淬炼月精比之前已快了许多,但如此浓郁的月精,绝对是生平仅见,以后也不知还能否见到,也不知圣猿是否借用到望月犀角之力。

兜风岭小妖数数不好,到后来都叫记不清楚来了多少头,满月过后某天,鹿妖估计应该是融合近五千金刚铁臂猿时,圣猿又叫来白鹿妖,对他道:“本圣借你山场,分身已尽收完,这便走了!往后有难处,到猿山来见本圣,允助你一次,别的好处莫求,求也没有!”

吩咐完,圣猿就冷笑道:“当初杂毛弟子说,不许本圣东出圣猿山一步,如今本圣未出山,山里倒都闹起老鼠来!”

突然迎空吐言:“二十一,招你家门下群妖,到那龙头山去打杀修士!”

又叫:“无冤、磨牙、金鬃、虺虺,还有那外来新晋妖祖的尾盘,都到龙头山来见本圣!”

圣猿这两声吩咐,鹿妖全听得一清二楚。

然后,圣猿身影一闪,再不见了踪影!

龙头山?

略想一想,鹿妖才记起来,龙头山不就是有元婴的修士门派炼真阁所在?

圣猿才刚现世,就忍不住要对侵入山里的五家修士门派下手?

哎哟喂!这是好事儿呀,随在圣猿身后,老子的仇还等个屁?真等几百年那恶婆娘晋级到金丹?

借他圣猿的东风,俺老鹿倒正好报仇!

鹿妖哪里甘心等在兜风岭,急吼叫道:“钢骨!钢骨!快驮老爷去那龙头山!”

那边碧眼答他道:“老爷,钢骨还养伤哩,改骑一个去!”

鹿妖这才想起,叫道:“那晓事驮俺去,快快!”

青萝飞跳出来问:“老爷有何事?可要奴家随着去?”

鹿妖挥挥走,跳上晓事鹏背,直飞向东南方向!

此时此刻,圣猿山东南,龙头山。

炼真阁中,一道身影冲开瓦木,就想向东方飞遁,其速极快。

一只巨大手掌从虚空中突现,向这身影一把抓下!

那身影一顿,原是个天庭饱满、俊逸不凡的男子,立即转向!

他刚转向,一根中部略弯曲的大扁担又凭空出现,狠狠地敲下。

男子身上,有个金色元宝模样的法宝直飞而出,化大撑开,后面又随了七八件将顶尖的法器,道袍、刀兵都有,全都迎向那扁担!

可惜在毫无光华的扁担面前,只金色元宝多阻挡片刻,随即被抽飞,其它法器全都如同纸糊,遇扁担或破碎,或被击飞!

男子脸上露出大恐惧,身影连换七八次方位,始终躲不过扁担,被直抽中脑袋!

男子头部瞬间爆开,肚腹中一尺高的小小元婴钻出,以比先前肉身快数倍的速度,往前再急掠!

魁梧挺拔、浓眉大眼的圣猿从虚空中出现,伸手往前一抓,元婴飞掠的正前方又有道虚影手掌出现,元婴惊惧叫着,却根本改不了向,直冲入那虚影手掌中。

虚掌抓住元婴后,下一刻,小小元婴就出现在圣猿手上,直被递往嘴边去。

靠近圣猿的嘴,元婴凄厉大叫:“我死就死了!但门里妖奴甚多,愿脱他等自由身,以换弟子们性命!”

如此大变故出现,早已惊动炼真阁内各阶弟子,几个金丹想遁逃,俱被凭空出现的扁担拍死,有一个临死前自爆,却未给那毫无光华的扁担造成任何伤害。

圣猿已将小小元婴递送到嘴边,闻他大叫后,脸上露出丝缅怀神色,瞥了一眼,开口问:“身为元婴,取命为寒蝉,是嫌死得不够快么?”

小小元婴苦笑着答:“小门小派,不得不替人看门,自知早晚必死,以此名自嘲罢了!”

鹿妖逐鹿 第219章 219.譬如朝露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21846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