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218章 218.生平

当天鹿妖回洞,修罗女拉着他道:“奴家就一件黑裙,总不够用,老爷替奴家再寻件法衣罢!”

本就想帮她寻的,听她出言求要,鹿妖倒好奇问:“为何?”

眼波盈盈瞟着他,美妇人轻声道:“此后,奴家也要陪老爷练战技,不然再过些年,连家里妖丁都不如,就只安心做小奶奶啊?若只会色娱老爷,等有了新人,还不就丢角落里不理不问?”

又有些羞涩:“奴家的‘煮海’式,尚使不出哩,也是荒废好些年了!”

女子的心思猜不透,鹿妖只点头道:“得!你那黑裙先将就穿着练罢,待成祖节,俺去平顶山瞧瞧,有好的给你买一件!”

——

玄天派道宫。

元一寿、张一福两个元婴相对而坐。

张一福开口道:“大师兄,门里再开拓些地界罢!”

元一寿叹口气,问他:“老三,又等不得了么?”

矮胖的张一福咆哮道:“我张老三提此议,非止是私心,非止是为除我那大道之敌!须弥山洲破败,迁民并不会绝!除了这次,以后也还会不断送来,再多迁来,玄天门安置之地在哪?轮耕之地在哪?修养之林在哪?为照顾亿兆百姓,灵根哪还能再生?长此下去,修家哪还有立锥之所?”

元一寿摇摇头,有气无力地问:“离离原那老象与师父定得有约,拓边的话,定然只有向灵桃峰、圣猿山,也正合你的意,但师父不在,门里谁能敌那老猿?”

张一福叫道:“对那老猿,哪用劳动师尊大驾?师兄你点个头,须弥山洲几位化神就都愿来帮忙!”

“呸!”

干瘦枯老的玄天派元婴大师兄一口浓痰飞出来,正正射在张一福脸上!

这位大师兄性子向来甚好的,被他这一口痰吐中,张一福都惊得呆了,不及抹去那浓痰,呐呐道:“师...师兄......”

元一寿瞟他一眼,问:“你前番到须弥山洲行走,收了雷震门多少礼,才来为他等说话?”

张一福坦然道:“是收了《都天神雷分解》一部道法,是他家的根本大法,可称得极重的礼,这次不知为何会舍得拿出,我已抄录了送到藏经阁中,并未藏私!”

枯瘦老者才冷哼着软声答:“他那门里精穷,拿不出好物件相送,就只好卖祖宗,拿出根本大法作礼,只凭你老三的面儿,真值这部大法?哪里是送你,分明就是送我玄天派,求个人情罢了!”

面上浓痰还在,张一福苦着脸道:“便是借我的手的传给门里,这礼并不轻哩,除妖拓边,与百姓生路本又是好处!”

元一寿道:“雷震门被逼得没法子,可以卖祖宗,我怕被师父回来打死,却不敢卖了玄天门!”

张一福问:“大师兄,那至于此?”

元一寿瞥他一眼,再哼声道:“得了,擦干净罢,莫在我面前玩唾面自干!”

等张一福擦掉面上浓痰,他才再有气无力地道:“真要能对那老猿动手,哪用得着他须弥山洲的化神来?便咱们本洲,太乙门的那位,只要咱们肯点个头,斗得斗不过两说,定也会欢喜着跑来的,只是老三你当知,请神容易送神难,太乙门也好,须弥山洲的也罢,化神大修士只要出到力气,定就要占地立派,到时你赶都赶不走,我玄天派就是这般起家的!他等三五位化神来联手,真打杀了老猿和老象,千百年过后,你就会发现,我玄天派将与太乙门一样,就被各大派夹在中央,又不临海,想要灵根建福地、想要妖怪脱体之物炼器,都只能央求周边的帮忙转手,脖子全被卡住,须看他人脸色行事!待道祖果周边灵根寿终,你哪里去求这许多来换?”

干瘦老者说完,轻叹口气,才对听得怔住的张一福道:“且那老猿,你们生得晚的不知,本事实在是大,三五个化神,不一定就能打杀了,图他还不如等约满图离离原老象!玄天门与老猿有大仇的,但要往圣猿山拓地,除非师父回来主持,我是万万不敢做主的!老三,这次我当你是为那大道之敌利令智昏,老糊涂了,就不计较,日后再提此事,就是铁了心要卖满门,莫怪做师哥的不讲情面!”

张一福怔了好久,才叹气道:“大师兄,我晓得了!”

元一寿再道:“雷震门与咱们,毕竟香火情甚重,当年迁过来,他家出力甚多,既把根本大法作礼送来,也不能白收!你去寻老六,库房里取五枚道祖果送去作还礼罢,地级中品灵药,他家只怕一两千年未得见了!”

“情归情,礼归礼,但若要凭此坏我玄天派气运,我这大师兄依了,寿数也就到头,真要被师父回来打死的!”

——

一头头昼夜不停,远道赶来的金刚铁臂猿奔上兜风岭,与圣猿本体合体融合。

融入的金刚铁臂猿越来越多,圣猿爷的脾气似乎也在增长,有时仰天咆哮,有时放声咒骂,有时沉默几个时辰。

不知用了何遮蔽手段,这位圣猿爷出世,二十一老祖和周边妖王到现在丁点反应都还没有。

如意王身亡、金刚铁臂猿融合二十多天后的某日,圣猿情绪大为激动,咆哮了半天,开口叫:“白鹿儿,来见本圣!”

鹿妖当时正在细沙上习练字符,蕴生神意,突然听闻圣猿叫唤,手上一抖,顿时毁掉那字符。

丢下笔,鹿妖忙飞过去行礼:“小妖给圣猿爷磕头!”

鹿妖行礼时,偷瞧着圣猿眼神凶狠,似乎要择人而噬似的。

待鹿妖见礼毕,他恶狠狠地道:“修士炼器的手段,不想你也会!除了初时那三天,你这鹿儿倒果然惜时得紧,整天连轴着转,就是你自家说的业精于勤荒于嬉么?”

这位妖圣在山上,能知自家一举一动毫不稀奇,鹿妖小心地答道:“小妖在平顶山上,偶然买到修士字符,回来习练几年,不想倒真得了些皮毛本事,现勉强也会炼器!因还有仇敌在外,并不敢终日嬉戏,荒废了时日,才略着紧些!”

圣猿瞪着他,半晌后问:“知晓有仇敌,终日发奋,就能报得仇?”

鹿妖想想,老实摇头道:“估摸着还要看天意罢,不过自家本事大,报仇把握也总能大些!”

圣猿听着他的话,来回走几步,火气似乎小了些,才再开口:“你的大道理倒多,也怨不得会怪俺性子不好,树敌过多!”

咋又提这事?你堂堂一位妖圣能不能不要这般小心眼儿?

看鹿妖沉默,他再来回走一会,才道:“你倒未说错,本圣性子确实不是好的,那浑家老婆子,原先大道理不比你少,整天就爱唠唠叨叨,只是天生受限,晋级太慢,本圣境界超她之后,就不太爱听她啰嗦!”

“本圣七千年前成圣,靠拳打脚踢,老婆子也帮忙,将原本占圣猿山的老熊赶到东南面去,自家占作山场,老婆子天天劝俺收敛着脾气,占了这大山场,就莫要再向外惹事,好好过日子。”

说着说着,“本圣”也不自称了,如同小妖怪一样自叫起“俺”来:“六千年前,俺听说大漠里开了几条魔道,时有魔类侵过来,除魔卫道是生灵本分,未听老婆子的劝,就进大漠去,打杀了些魔类,不想大漠里老蜚兽说俺侵他地界,来与俺一场大战,他打不过,只是在大漠里躲得好,俺寻了百多年,都未找到,才归家来,不想那厮来了脾气,欺俺寻不到他,年年推沙侵俺圣猿山脉,南边儿被侵去好些,是俺叫孩儿们掘赤沙河去掩沙海,才得止住了!”

“四千四百前,修士西侵,三个修士欺负那老熊一个,俺想着毕竟抢了他的山场,不好就不闻不问,不顾老婆子拦,跑去帮那老熊,不想老熊看俺去,反倒吓坏,一溜烟往北逃入离离原,害俺一个打三个,好一番大战,拼着一身伤,终于打杀了个修士,剩战甲厚、雷法使得好的两个逃脱掉!俺拖一身伤回家来,但那被俺打杀的修士,还有个徒儿,就把门派建到老熊地界里,门派名就叫玄天派,后来他也晋级上来,修士是叫做化神?他成化神,俺怕他来报复,想着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,又出去打过几次,可惜他家那劳什子阵法厉害,添些小杂毛帮忙,俺就几次都拼不过!”

“两千多年前,俺得听闻,说圣犀谷里的望月犀,若能晋到妖王,独角就能助妖族淬炼月精,做了多少年邻居,才晓得圣犀谷那老犀一家子竟都是望月犀本相,那时老婆子已经怀孕,俺想着为快出世的孩儿、还有猿山上亲近的部将谋些好宝贝来,就背着老婆子进圣犀谷,打杀了圣犀浑家孩儿,他仗着皮硬才逃过,躲进圣犀湖,那湖有颇古怪,深处着实滚烫,在那俺倒斗不过他,只割了他浑家孩儿的犀角回来,此后连去三次,都被他躲到湖里藏过,一直深恨俺。”

鹿妖逐鹿 第218章 218.生平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21846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