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198章 198.得战

白鹿妖是玄天派三老爷必杀的,能取命就有重赏,但深入迷途林八十里,在对方有准备的情况下,妖祖又离得近,除非是炼真阁寒蝉老祖亲自出手,不然金丹也不好杀个妖将,对方又不是不会跑,妖王又不是不会拦截,妖祖又不会坐视不管。

好不容易自己送上门来的,吓跑了白鹿妖,不合算。

想来想去,八十里的距离打杀个妖将,确实是筑基期的紫霞进去最妥当,筑基期不至于引妖祖重视,而以她如今战力和身上法器,便金禺王冲五十里去打杀,真全力突围的话,往这边跑一段,三个金丹也完全救援得及,然后飞快撤出。

察觉不到陷阱,清音倒觉得不安,皱着眉道:“我们家那两个妖将级妖奴也进去了,要不然叫他们联手,先试试那孽障成色?”

紫霞不耐烦着插嘴道:“我这些年也不是白闲,紫霄神雷中,庚金劫雷已摸到边的,三件法器也都再精炼好些,既是那鹿儿自以为晋级妖将,一时猖狂,自要寻死,三位师叔在外接应,由我进去打杀就是!”

清源闭目沉思一会,才道:“要去也不该在今日,等到满最后一日,那鹿儿心浮气躁,再去会他不迟,我们多等些消息,也再查查可还有蹊跷。”

只要许自家进去打杀那孽障就好,紫霞按捺住性子,点头称是。

清源又回头道:“吩咐那两个妖将,若紫霞难取那鹿妖性命,都出手助她,若紫霞出了差错,他俩也不用再回来!”

白鹿妖牵扯着巨大利益,连清源都情愿紫霞去冒下险,只是终究难不放心,又取出块青玉雕的玉狮子印:“带着吧,趁还有几日功夫,先琢磨琢磨!”

清音、清心两个金丹眼神尽都一凝。

那是落霞观驻守红枫山满八百年时,玄天派赏下来的顶尖法器,四个字符都满八十一叠,若能蕴生出灵识,就是法宝一件!

接过它,便以紫霞的刻薄,眼眶也忍不住微红,颤声道:“掌门师叔......”

法宝自有灵性,还可以外借,高阶法器却非如此,每件都有主人神识在,若外借出去,除非抹灭原本神识,否则无法使用,但若抹灭神识,叠加的字符不会少,淬炼多年的法器威力都要减灭好多,如捉妖网那般低端再不需淬炼的,才可相互借用。

这件青玉狮子印,因得时就已铭刻字符全满,清源极是钟爱,奉为镇派之宝的,为促它早日诞灵成就法宝,甚至将自身大道也熔炼了些进去,她还不到元婴,大道只有个雏形而已,一旦使用到这玉印,那丝大道就将消散,元婴之途更是渺茫。

拿这件法器给紫霞用,清源的神识将被抹去,青玉狮子印的威力掉落些不说,一旦真用到,就是减清源晋级之望。

清源叹口气:“你虽性子不好,若能晋金丹,杀力就将是我辈第一,咱们落霞观都是女修,与别派相比,杀力上正弱了些,得你填补正好,谁真舍得你出事么?且我晋元婴,本就无大望,拿着吧。”

——

几个同伴在不远处,黑虎妖死鬼化出本相,趴在草木从中,透过间隙偷觑十多里外山头上那白袍儿鹿妖,百般纳闷。

就穿着那件带字的古怪白袍,模样虽修整得变了些,不再是丑,却定然不会错,就是四十多前在落霞观大恶婆手底下逃脱那鹿妖,当年自家亲自引的路。

之所以还一直记得,是事后听说这白鹿妖是头瑞兽,且从落霞观大恶婆手底下逃脱了!

四十多年,他就已晋级妖将,圣猿山中油水真那么足?

自家这等妖奴,被修士盘剥过多,便打杀了其它妖怪,灵药、妖肉也落不到几株,晋级比不过他也正常。

只是黑虎妖搞不懂,就算真晋级妖将,也只当是新晋,不可能就挑得动大恶婆才是!

他这般记仇的?为什么不再等些年再来?回想当年事,不似那么蠢那么猖狂的性子啊!

这般记仇,那自家就也是白鹿妖仇敌之一,若他这次未死,往后定要避开些!

但这山头周边,自家境界低,真看不出有何针对大恶婆的陷阱!

死鬼反倒是能确定,周边各处草丛深、密林厚之处,潜伏的妖奴已不知有多少!

自家仙人洞的都来了,别派的自也是如此。

金禺王家妖怪也有不少,不过都聚在白鹿妖背后小山上,并没有分散来驱赶。

妖将级的妖奴进入,在金禺王神识中就是明晃晃的灯火,几乎不存在被错过的可能,定要离他们远些,免得遭殃。当然,对方妖将、妖王在金丹修士神识中同样是明晃晃的存在,怎么布陷阱?

——

鹿妖独坐在那小山包山头上,也有些忐忑。

任何妖怪、修士猜测的陷阱,全都没有,想钓来紫霞,唯有自家正面刚,这边毕竟是妖怪地界,稍有危险,恶婆娘定不会出现!

这些年从侧面打听到的消息,恶名远扬的紫霞还未晋升金丹,但差得也不远,此时不努力尝试报仇的话,等她晋升后,又要再等多少年头才有机会?

她若肯来,能了结恩怨就了结恩怨,真斗不过的话,自家这新妖将逃跑又不丢脸。

两支新炼的鹿角,一支埋在身后山下百二十丈处,一支在金禺王家妖怪堆中,由碧眼拿着。

保命手段都已留好,四十四年过后,自家晋级妖将,到底涨了多少本事,恶婆娘才是最好的磨刀石,也该用她来检测一二。

毕竟替玄天派看门的五家修士门派中,恶婆娘这样的筑基定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!

改考虑的都已考虑在内,这个距离,若金丹修士进来,金禺王会第一时间示警,自家应该能够逃脱。

最大的不安来源于炼真阁的寒蝉,若那位元婴修士不顾身份,亲自越境来打杀一名妖将的话,基本要玩完。

毕竟这么多年过去,玄天派张老三的因素,不可不考虑在内。

金禺王门下苦紫霞久矣,得他鼎力支持后,鹿妖请他门下带碧眼送信到平顶山上,不过妖将级别的打斗,妖祖可能不大放在心上,只回了“知道了”三字,别无它话。

该做的都做了,鹿妖也只能安慰自己,二十一老祖不会任由一名元婴任意出入自家地界。

独坐小山头上,一天天过去,周边有些妖奴明显得连肉眼都察觉到,但左右不见修士踪迹,吃喝拉撒全被围观,渐有些不耐烦。

若限定时间内恶婆娘不来,这次就只能放弃,自家回万花谷。

烦躁着,终于到了最后一日,三月十八。

早上没来,午时也没来。

真是没将自家放眼里,或是琢磨错那恶婆娘的性子?看着日头一点点偏西,鹿妖也只剩无奈。

最后一丝落日余晖尽时,十多日苦候落空,百宝终于忍不住,冲周边一声大吼:“落霞观妖奴回去告诉那恶婆娘,等俺老鹿上红枫山之日,浆洗干净些啊!”

他这一声吼,周边“嗡嗡”声大作,各派妖奴中有好些窃语声响起。

“紫霞恶婆娘不敢来,你等做奴的妖将,有谁想来战?”

打杀这白鹿妖,回去都是大功,落霞观紫霞自家不来,须怨不得俺们抢功,听鹿妖出声邀战,旁边山头立马跳出个妖将:“鹿儿休狂,看俺们五老山的打杀你!”

只是他方跳出来,天边远处就有女声恶狠狠地道:“滚回去,不然连你一并打杀!”

鹿妖大喜,回头急看,急速飞来的杂毛鸾鸟上立着一袭灰袍,不是刻骨铭心的恶婆娘是哪个?

随着飞近,杂毛鸾鸟上的落霞观大师姐也在冷冷盯着白鹿妖,等飞得再近些,才冷声道:“不知惜命的孽障,惯能污言污语,让老爷瞧瞧你涨了多少本事!”

数十年的记恨,今日终于又面对,百宝只觉全身血液都燃烧起来,他对着半空放声嘶吼:“你来呀!”

紫霞冷笑着,终于飞到头顶,执出诛妖剑,一跃而下,还身在半空中,就已一剑斩下。

杂毛鸾鸟则再展翅升高,只翱翔在半空,他要保命为先,待战后好带紫霞撤离。

那把诛妖剑上的字符,比起上次见时起码又多炼上去七八叠,威力已涨大了许多。

鹿妖先仰头,使出全身力气:“吼!”

以上次经验,对战这恶婆娘,“低嘶”、“同感”都没有效,但鹿妖这一声吼,是“咆哮”,以引发血脉震荡为主,来源于爱吃蛟龙的犼血脉的黑毛兔大吼,范围内攻击,敌我同伤!

“咆哮”的同时,鹿妖猛跺脚,体内肾脏的封藏全开,无数精血之气灌冲全身,这是“活力”,来源于靖平山小妖曲盘!

“咆哮”声中,紫霞浑身血液翻滚激荡,若不是她控制力精准迅速,很快压下去,只怕第一下就要受创。

鹿妖自家也是血液激荡,不过为练成“咆哮”,他已不知自受过多少次,早已适应。

紫霞经历过的战事何其多,强忍住不适,诛妖剑仍旧斩下。

诛妖剑近体,鹿妖伸展手臂,一把抓住剑刃,脖颈伸长,头颅飞出,狠狠往紫霞头上撞去!

那是“头槌”,来源于靖平山无名的山龟小妖,而“活力”外加持的“巨力”,来源于靖平山熊妖丁力士!

鹿妖逐鹿 第198章 198.得战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18520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