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102章 102.出头审

飞行小妖们又都退下山峰去,黑牛、猪妖将军、大角、阿彪等也反应过来地上那三个是修士,尽都惊诧莫名,见该到的到齐,三位妖王嘀咕几声,由填水乙出声道:“你等都是三家心腹得用的,又各有几分见识,今日齐叫了来,是为共参详这桩怪事!”

三位妖王选择在山顶上商议,追风王家普通妖丁小妖都隔绝在外的,看阵仗就是大事,后来的妖将妖丁尽屏声静气,待妖王说出下文。

“数年前,俺们三家都有妖怪在暗传谣言,说偷逃至摘星王山场的,不会被摆席面,也不用参灵桃峰大战,信了谣言,俺家有个妖丁潜逃未成,追风贤弟家则跑了些小妖!”

穿山甲妖王说到这里,几个靖平山妖怪倒都记起四年前那顿全鹿宴,陆宝还记得被摆席面的鹿妖名叫贺妖。

旧事重提,只食虎王家此事上几乎没有损失,猪妖将军、妖丁阿彪等映像不深。

“灵桃峰周边妖王争这灵桃,当已有七八百年光景,最早时俺们六家大多还没成就妖王哩!妖类向来直肠儿,连早年听过的算上,往敌家传流言捣乱尚属首次,摘星王哪会有这般算计了?俺们兄弟三个起疑,终计较定,由追风贤弟遣几个不起眼心腹小妖,也假作潜逃,到摘星王家探听消息。”

“几个心腹小妖过去,终得些端倪传回来,摘星王家本甲子内新晋一名豺妖将,不知为何,摘星王对这新豺妖将竟言听计从,宠信还在三名老妖将之上,传谣言事就是他说动摘星王的!”

黑牛、猪妖将军、大角、阿彪一个个渐渐张开嘴巴。

陆宝也很惊讶,妖类生死搏斗时或也狡诈,平时却如妖王所说,很少会有弯弯绕,万想不到四年前事还有这般曲折,自家三位妖王暗中居然又密谋应对,还以为他们三个都是蠢货!

但妖怪平时只在自家山场内活动,三家谣言同传,摘星王何时培养的那么多奸细?真有这本事,填水王三家还能和他斗那么多年?

再看看旁边巨大的豺尸,妖王所说的豺妖将不会就是这个?豺狗在野兽中不算大身板,妖将尸身比自家巨鹿本相大就说得通了,现在一般妖丁本相,连牛妖、熊妖都不一定比得过自家!

“得小妖传信回来,本王兄弟三个对那豺妖将自然留了心,那几个小妖再探两年,传回这豺妖将贪嘴,仗着摘星王宠他,隔三差五都要往西面无主之地打野食,昨日再得准信,追风贤弟到西面临人族无主之地上,亲自出手擒这豺妖,不想当场除了豺妖,还有四名修士在!”

说到这里,填水乙将手一指那尖下巴留美须的修士:“见着逃不脱,这筑基修士动了念头咒,将豺妖将处死当场,追风贤弟只擒了他四个修士回山,一筑基三炼气!摘星王家新晋得宠妖将居然是被种念头咒的,追风贤弟遣小妖请俺们来,原是想三家一同审这四个修士,本王与食虎贤弟今日先到一步,先提审个炼气士,不想妄为修士,这人类肉身只好比纸糊,断案妖丁才剥掉他皮,就生生疼死了去,本王兄弟没有捉魂手段,他那魂魄也消散了,只好暂停下,待你等来商讨如何问话!”

豺妖将是被修士种下念头咒的?有人类修士牵扯六妖王争斗?

灵桃峰这潭死水下,原来还有暗流涌动,陆宝突然觉得有股寒气从尾椎骨直往上冒!

化妖之日起就知本地老祖日辣,六百多年前元婴被拍死后,吓得人类修士再不敢犯,从未想过其实已有触手伸进来!

人类修士暗中在谋划什么?

会不会波及到自家,害俺老鹿莫名其妙妄送掉性命?

炼气修士被剥皮疼死了?当然也有可能是被吓死!

怪不得晓事的老妖怪说,人类魂魄神念强,妖类肉身神通强!

只是你三位妖王审问,动辄就是剥皮抽筋,以为天下生灵都像妖怪一样的大老粗?就不会用精细些的手段?

鹿妖瞪着那三名活着的修士,恨不得立即撬开他们的嘴,问出修士图谋来,见黑牛等都还沉吟消化听到的信息,他先开口提醒:“大王,需分开审,防这三个活修士串供!”

填水乙摇摇头:“追风大王亲自封禁的,他等当下耳不能听、眼不能见、口不能说,无需担忧!“

怪不得三个活修士都一脸茫然模样。

陆宝闭上嘴,被他打岔,其他才听闻消息的妖怪也都反应回来,食虎王家猪妖将军道:“大王,既如此,弄些轻巧手段,挨个再问,总要弄明白首尾才是!”

填水乙点头,追风王在他后面开口:“俺们兄弟三个,久未炮制小妖,手有些生了,你等谁来问?”

听他这么一问,后来的妖将、妖丁面面相觑,才发现都有些尴尬。

妖怪行事向来粗豪手重,什么剥皮抽筋、囫囵吞妖是惯熟的,其余抽鞭子、碾碎手脚指头,就要算施刑的精细活儿。

那是因妖怪肉体强横,人类哪里能比?

先前说那修士肉体如纸糊一般,地下死硬那个才被剥了皮而已,再不知手轻手重三个全折腾死,如此大事后面还找谁问去?

怪不得要带断案妖丁出门,这等事自然得看断案妖丁手段!

食虎王、填水王两家妖怪都往自家断案妖丁看去,地上死得硬邦邦那个就是追风王家断案妖丁弄死的,他家的倒都不再吭声。

两位断案妖丁正要出列,陆宝咬咬牙,插言道:“大王,且让俺试试!”

人类修士到底要做什么,会不会危及自家小命?重要信息让粗豪妖怪问真不放心,不如揽过来自家弄明白!

见他抢出列,填水乙皱起眉:“你未经过事,哪里问得出来?还是老成的来!”

这趟带鹿妖出门,原是想着紫金薯、灵茶园都与他相关,是个脑子灵光的,能帮着参谋分析一二就好。听闻做妖丁以来,待下甚软的,从未给哪个小妖剥皮抽筋过,这般心慈手软,还指望靠他来拷问?

陆宝心说老虎凳辣椒水拔指甲你以为我不知道?高明的审问还要涉及心理学之类的,那我确实不懂,你们这群老粗坯又懂个毛,全都不如俺老鹿!

陆宝没有退缩,再诚恳开口:“大王,俺不上大刑,万不会弄死一个。”

鹿妖弄出好一片茶园,今年产出抵过去几十年,好处却又刚收回,填水乙本还有些心虚,见他坚持,难得如此积极,倒不好全不给机会,只好轻颔首道:“你悠着些!”

填水王同意鹿妖来审,两位断案妖丁就先退下,看他手段。

再仔细打量一下三位被擒修士,尖下巴美须男子是为首的筑基修士,另两位炼气士一个方脸黝黑,另一个俊俏些,肌肤细腻,年龄看着也不大,道袍边缘绣着些纹路,腰上还挂着个香囊。

突破口大概率在这俊俏年轻道人身上,谁叫长得俊的没几个好东西!獐头鼠目的陆宝做了决定,伸手摘下道士香囊,打开一看,里面挽着缕青丝,还有些香料。

陆宝将东西塞回去,香囊挂回道士腰上,喊道:“追风大王,烦你把这白脸道士身上禁制解了!”

那边追风王轻喝一声,果然解开英俊白脸道士禁制法术。

看他双眼中渐渐恢复神智,陆宝笑嘻嘻道:“醒咧?小妖还在山下寻蒸笼,一时回不来,你莫急!”

道士扭头左右看看,周围都是些妖里妖气的妖怪,或冷笑或抱胸,或斜靠山石,全没一张好脸。

旁边地上,方师叔和廖师兄还萎靡不醒,只不见曹师兄身影。

见他脸色苍白,眼藏惊惶,陆宝心头又笃定几分,开口叫:“喂……”

“妖孽!落在你等手头,要杀要刮随意就是,日后我家老祖自会来报仇!”

被他一声“妖孽”喷得满脸口水,陆宝轻轻抹一把,再笑嘻嘻道:“俺们靖平山上有位刻字写诗的仙人,名字好似叫罗一杰,是什么玄天派的!你家老祖哪样修为?会写诗么?”

英俊且又年轻的道士慢慢涨红脸,咬牙再不说话。

“俺们大王,蒸人最不爱连皮,他嫌皮蒸不烂!你瞅着虽细皮嫩肉,却也要先剥了皮,才好进蒸笼!”

说完话,陆宝拖着他的脚走动起来,一直拖到那坨肉面前:“小妖们懒了些,这昝功夫还未寻蒸笼来,肉失了鲜,哪里还好入口的?若是惹大王发火,全都剥了皮去!”

“啊......曹师兄!”

多数生物面皮都最难剥,人也不例外,那肉坨面皮倒还在,待年轻道士辨识出来这就是他的曹师兄,旁边还丢着血迹斑驳扯烂的道袍,先一声凄厉长叫,随即翻身干呕起来,边呕边骂:“妖孽,如…如此残暴,天道难容!”

“剥皮而已,俺们妖怪尽都手熟!”

陆宝说着话,嘴上抹出把牛角刀来,提了刀,在年轻道士膝盖上比比,挥刀沿他膝盖上割破皮肤,牛角刀划了一圈,鲜血淋淋中,提着破开皮肤边沿,作势上揭:“就这么往上一揭!”

那边追风王急叫:“剥不得!”

鹿妖逐鹿 第102章 102.出头审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18519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