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96章 96.流言

第二季赌斗回来,鹿妖便开始炼物,神念塑形,妖气淬炼,鹿皮估计要一二十年才能成为法器,当然,仅是自由脱下和显出衣袍模样来要不了那么久。

日子一天天过,毛发褪色得越发严重,看到鹿毛渐渐显出的纯白色,陆宝才怀疑,自家毛色变化恐怕和后腰上的“瑞”字相关,难不成俺老鹿本相要成为一头白鹿,以符合瑞兽标准?

按后世科学研究,其实俺老鹿这是得了白化病?

除了似病非病的毛色变化,养膘计划倒也成功,秋季第一波霜把靖平山染白时,半年养出的肥膘已经够鹿妖发源新神通“厚脂”,神通发源成功后,又重新开始运动锻炼,反正脂肪再次消耗后,神通并不会消失。

秋季赌斗由追风王山场举办,他家就远了,填水王、食虎王两家都提前两天出发,七百来里路在天上飞了一天半,把飞行小妖们累得够呛。

吃过酒宴,休息到第二天,早饭后又开始赌斗。

不想秋季赌斗开始没多久,突然有两名小妖飞来,疾跑到填水乙耳边轻声禀告起什么。

陆宝等妖丁都认识来报信的两个小妖,一个是妖王亲随伏山丁里的,一个是大将军亲随,之前应都留在家中未带出来,这是家中发生什么事情了?

大角、百宝等都有些吃惊,填水乙听完小妖禀告,脸色顿时阴沉,不过面对追风王、食虎王的询问,还是“哈哈”笑道:“家中些许琐事,不当紧,莫耽误了赌斗!”

于是赌斗继续。

本季鹿妖再多添一门神通,肉身防御更日辣了许多,不过还是斗不过大角、阿彪、巨掌三位,只得了第四名。

其它老妖丁也越来越难缠,针对仗神通近战的鹿妖,妖丁硬茬们设计出各不相同的应对手段来,“尥蹶”越来越难阴到熟知此神通的,每一场胜利都获得艰难。

追风王家狈妖短手,为对付鹿妖,就新炼成一门遮蔽法术,先招出白茫茫一大片云雾,阻挡视野,他躲在其中酝酿“大落雷术”,一举击败鹿妖,获得第三名。

阿彪也是首站被淘汰,第三季又是大角击败巨掌夺魁。

其他新妖丁还是只以历练为主,免得到灵桃峰大战丁点儿作用不起。

三季赌斗过后,鹿妖算明白了,参赛妖丁虽多,能最终夺魁的却只有阿彪、大角、巨掌三个,除非动用真正保底的两项神通,否则自家还只与睚眦、短手、伏山等一个阶层,便多出“脱袍换位”、“厚脂”也如此,属于妖丁第二阶层队伍。

靖平山众多妖丁中,每季十名新妖丁历练外,次次被妖王带出的前四名也已被大角、睚眦、百宝、伏山四个固定占有,只最后一个名额让青元和六虫轮换。

这场赌斗结束,填水乙立即向追风王告辞,带队回归,这次没与食虎王同路,直接往靖平山方向飞回。

若甩开妖丁们,妖王飞行速度要快上许多,不过或是怕被摘星王那三家妖将拦截斩杀妖丁,他虽一路黑着脸,倒没脱离队伍独自先回。

妖王脸色不好,也没谁敢凑过去问原因。

不顾飞行小妖疲惫,一天后队伍才回到靖平山,两位妖将已在洞外候着,填水乙落下,劈头先问:“可抓回来了?”

两位妖将齐点头,妖王鼻中“哼”一声,转头对刚跳下飞行小妖的十五名妖丁道:“你等先回去歇息,明晚山上开席,有值的交给小妖们,妖丁正午前都来!”

其实西边边界正在归途中,因妖王脸色不好,到边界时,大角、鹿妖和同在西边巡山的新妖丁都不敢开口请求离开,才陪飞来靖平山,这下又要飞回去,只可怜驮他们的小妖受苦。

同样不敢多问,又骑小妖飞回西边界,才寻留家里的妖丁打探到发生的变故。

原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靖平山内部偷偷有传言流传开来,据说对面的摘星王拍胸脯保证,只要是这边逃到他家的,不论妖丁、小妖,既不会被开席面,也不用再参加灵桃峰大战!

新妖丁中有个百宝本家鹿妖,本就想逃跑,听了传言,一直耐心等到秋季赌斗开始,这场赌斗在追风王山场举办,路途远,穿山甲妖王有好几天不在家。

妖王率队出门,他才偷偷出境潜逃,半日不在值守地,被报上去,三将军亲自出门追捕了回来,显然只有被办席面的下场了!

逃跑的鹿妖陆宝也认识,名字叫贺妖,上山第一日带他进洞那位!

夜间别的妖丁都睡下,独处时,陆宝又忍不住叹息着辗转发侧,知晓了灵桃峰大战的残酷,别说那背运的贺妖,连他都在考虑着逃走。

不过传言他不会相信,要逃跑也绝对不会逃到摘星王家去,逃去哪里目前还没有想清楚而已。

谁在靖平山传的流言?确实歹毒!摘星王居然还会釜底抽薪?不合陆宝一贯对妖怪的认知啊!

如果又私下锁定二将军,那黄鼠狼今年一直在灵桃峰轮值,会不会因为私怨蒙蔽双眼,太片面了?

妖丁能习法术,实用小法术中就有一门“敛息术”,可以收敛自家气息,若只是孤身逃亡,躲避甚易,木鬼是怎么在妖王回家前准确将贺妖捕拿归来的?

不弄清楚,自家怎么逃?

带着种种疑惑,陆宝几乎一夜未眠。

第二日大早,轮值的安排了小妖巡山,西边边界十来名妖丁一起飞回靖平山。

逃跑又被抓回的贺妖下场极惨,正午时分,头顶烈日,当着七十多名妖丁的面,由妖王亲手一刀刀剐死,大补的鹿血都接了几大盆。

在哀嚎声中活活剐死贺妖,妖王将鹿皮擦拭着手上沾的血,回头对妖丁们道:“妖丁至少都学‘敛息术’,你等可知这鹿妖为何会被抓回?”

这正是陆宝好奇的,很多妖丁也在凝神仔细听,妖王冷笑道:“俺们断案妖丁里从来都有鸽妖在,甚易生神通,如今还有三个,只要被他三个记过的,无需气味,便逃到天边去也能寻到!恐那腿脚利索的逃得快,先跑进别家地界难捕,今后倒无需将军们再麻烦:你等妖丁以后每年交一滴精血出来,本王装麟甲里活养着,再有敢逃的,借他精血作法,千里内必死!”

丧失精血,会使妖体虚弱些,十年每年上交一滴精血,累积下来也不少了,不过妖王还盛怒中,没有哪个妖丁敢说不交。

陆宝更是沮丧,被逼着交上精血,小命被捏妖王手里,就彻底断了战前逃跑的可能。

当场就要缴精血,妖王化出穿山甲本相,轻嘶叫一声,全身麟甲顿时全都炸开来,变得像个大豪猪。

妖体们轮番走上前,每个滴一滴精血在一片麟甲中,妖王收回麟甲,就能保持精血一年以上活性,可以千里内借这滴精血施法咒死本主。

贺妖外逃,殃及本家百宝等妖丁,唯一好处是当天鹿妖肉没再分给小妖,全由妖王、妖将和在场的妖丁们分食。

如今入品灵药难得,妖丁肉最差也能抵得黄级下品,只是没有灵药那么凝纯而已,即便是同兽类出身,陆宝也强忍着恶心将分到的鹿肉吃了,嘴里嚼着,只当吃的是牛肉、猪肉。

说来也奇怪,杀妖、吃妖陆宝都觉得心理负担不是太大,倒是一想到吃人,就要不寒而栗。

贺妖是新妖丁,他的肉只与黄级下品匹配。

贺妖本相虽不小,但有七八十个分食的,陆宝还是因赌斗战绩好,妖王授意才多分了些,一大块煮熟的鹿肉吃完,药力略胜一株紫金色的紫金薯。

妖体三年单纯吸纳的天地灵气还比不过一株紫金薯,这三年本积攒下不少,吃下这块鹿肉,新妖气涌入,陆宝将之导出淬炼第一块颈椎骨后,中丹田中都还剩小半妖气,估计再两三年又能够开始炼第三块骨。

没入品灵药进项的时候,妖气增长真的像蜗牛爬!

贺妖事件后,靖平山新老妖丁彻底没了逃跑可能,暗中传播的流言意义已没多少作用,小妖倒可以逃,不过以他们本事,逃亡后果可想而知。

没过几天,又有新的妖王令传下,连小妖越境寻“机缘”都禁止了,这下五步、琅琅他们也不得外出。

三场赌斗过后,陆宝如今好歹有几分薄面,死活求着妖王网开一面,允许他门下雕妖波音每季飞出去一次,维持与张梅姑通信送灵药。

隆冬时节,新一场赌斗又开始,举办方转回靖平山,酒宴上,才知道流言也在另两家山场内传播,那两家妖王也采取了相似手段防止妖丁外逃。

三位妖王席上,追风王一脸愁,他家离摘星王近,损失最大,有好几名小妖成功逃入摘星王地界,再追不回,而且摘星王令妖将护卫着逃过去的小妖,隔三岔五还到边界来喊话诱惑。

两边斗了几百年,还从未有过这样的事,三位妖王凑一起,免不得要商议应对之策。

这季赌斗结束后,食虎王、追风王不似之前匆匆来去,都留了一宿才走。

年关又至,郎君回归,过了节三将军轮值。

鹿妖逐鹿 第96章 96.流言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18519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