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bb小说网 > 玄幻修真 > 鹿妖逐鹿 > 第8章 8.老曲

脖上鲜血狂飚而出,感觉剧痛,偏偏被对方妖气震慑着,动弹艰难,陆宝吓得魂不附体,心头惨叫:“苦也!咋刚成为妖就丧命在此!”

眼见生死攸关,还是贺妖及时开口劝道:“二将军,他是我靖平山雄鹿成妖,并非外地来的野妖怪!”

二将军再吸一口血,才松开了口:“怎不早说?”

淡淡一句责问揭过此事,眼睛一瞟陆宝,二将军道:“既然有幸成妖,日后更要勤勉修行,早日脱去粗鄙兽身才是。贺妖,领他去见过大王与大将军,先安置至伙房待众妖丁选才,也顺便习我妖类礼仪、本山山规!”

“小妖遵命!”

贺妖得令,见陆宝还未从惊吓中缓过神来,脖颈上鲜血长淌着,他又未化出手臂按不到伤口,便伸出一只手替他摁住,止住狂飙的鲜血:“还不给二将军磕头?”

无端遭灾受这么一吓,受了伤还得给这妖怪磕头?这是妖怪的规矩?

人在屋檐下,该认怂还得怂,妖怪堆里应该不是什么好讲理的地方,陆宝只得憋屈着四蹄跪倒,随贺妖磕头后离开。

两头鹿妖还未爬起身,二将军又打着哈欠上床去了。

不知是被吓还是失血造成的后果,起身的时候,陆宝感觉有些虚弱。

离开溶洞大厅,贺妖选一个侧门入内,再往前已完全看不到之前的地下河流,走百多米又是一个稍小些的溶洞,大将军就居住在这里。

这位妖怪大将军所化人形膀大腰粗,国字脸,肌肤与二将军不同,反倒与普通妖怪一样粗糙,近两米的身高,看着就似一堵墙般壮实,性格木讷,话很少,并没有为难陆宝,几句话就将两个鹿妖打发去见大王。

两位鹿妖再次往里,不是所有妖怪高层都与二将军一样,陆宝稍稍安心。这次再往里走,洞穴就变了模样,不再是天然形成的洞窟,顶上钟乳石消失不见,四边洞壁修整得平整,岔道也开始变多。

越往里,岔道变得越来越多,洞窟越来越复杂,众多珠石光芒相映下,妖怪洞穴深处就是一个庞大且充满朦胧美的地下迷宫,陆宝走得晕头转向,都不明白贺妖为何不会迷路。

二将军咬那一口估计伤到血管,陆宝再生天赋下愈合速度很慢,只要贺妖稍微松手,伤口就往外冒血,只能一路上用手帮他摁着,两个走的并不快。

好在洞窟内都通着风,没有气闷感。

陆宝估摸着时间用了一个多小时,才寻到大王居所,有完全化人形身着衣裙的女妖出来问明原由,进去禀告。

这是陆宝第一次看见身着衣裙而非兽皮的妖怪,不由有些好奇,忍不住仔细看了看。

“这是大王姬妾,你莫作死!”看他盯着不放,贺妖想岔了,点醒一句,又忍不住疑问道:“俺们兽体未褪尽的,难免依本能行事,但秋季还早,你脖上又还在飙血,怎会此时犯色心?”

陆宝忙摇头否认:“没有!没有!”

待叫进去,看清妖王是个光头,身量不高,身材适中,只是尖着嘴,让陆宝怀疑是否为猿猴成妖,毕竟妖王人体更不可能还有兽体特征残留。

妖王居所是连环的几个洞室,外间犹如客厅,石桌石椅一应俱全,几个里间全用发光珠石穿起的珠帘隔断,在朦胧光线下隐约看见些石床石柜。不管内外,都是些莺莺燕燕,女妖不下十个,全是完全化形的,男妖则只有在高椅上独坐的妖王一个。

贺妖按着陆宝脖子,两个一起大礼参拜毕,待磕头起身,妖王问:“新晋的小妖怎伤了?”

之前大将军也问过,贺妖忙再次回道:“回大王爷爷,二将军先前被叫醒,不合犯了床气,没看得清楚就下口,实在是意外!若不是小妖叫得快,这新晋的鹿脑袋都得给他咬了去加餐!”

“狼妖倒日辣,就是不肯为本王省省心!”大王无奈叹口气:“得,还是本王给他了断手尾。”

说完话,大王令贺妖放手,又叫陆宝上前,对嘴往他脖颈上来。

先前的血还在冒,陆宝又吃一吓,身子禁不住往后一缩。

屁股上顿时吃一脚,贺妖在后面骂道:“大王爷爷可怜你哩,天大般的福气,你还敢让?”

听贺妖话语悻悻地,陆宝不由尴尬,妖王倒忍不住“噗嗤”一笑:“他也是吃一堑长一智!”

上前轻轻在伤口处吹口气,又笑:“要是本王真想咬你,你能躲得过?”

陆宝已感受到脖颈上皮肉发痒,肌肉在飞速生长,伤口几秒便完全愈合,比自家肌骨再生天赋不知厉害多少,得妖王这一吹,估计事后连疤痕都不会留下半点。

这次不用贺妖教导,陆宝自家跪下磕头:“谢大王爷爷!”

妖王回椅子重新坐好,摆手道:“起来罢,你这初来乍到的,本王本当赏份见面礼,为你疗伤算是抵过!”

本来就没指望能得什么见面礼,陆宝自然不会太失望,只是对妖怪们贪便宜的性格又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“新晋小妖,可有名字?”

“回大王爷爷,小妖梦里得了名字,叫做陆宝!”

“梦里得名?这是什么缘故?”妖王疑惑一句,又不满道:“身为鹿妖,便自称姓鹿,岂不是轻易叫外人看破跟脚去?这且不好,还是我替你改一改?”

陆宝都不敢解释自家姓的并不是鹿,妖王不容拒绝地道:“鹿身百宝,你梦中既得了一个宝字,就叫百宝吧!”

三言两语就强行给陆宝改了名,还意犹未尽道:“要顾及你梦中之名,没得取好,可惜了!可惜了!”

“给你疗伤是一礼,赐名又是一礼,你这新晋鹿妖倒得了双份见面礼,强过其他小妖远甚,日后在钻山洞可要用心办差,莫忘本王恩典!”

陆宝忍着心中恶心,跪地磕头谢恩。

见过一面,妖王同陆宝这新晋小妖也没有什么好聊的,便开口让贺妖领着退出去。

离开妖王地宫老远,陆宝才敢小声问贺妖:“原来二将军是狼妖?”

贺妖面色古怪,有些欲言又止,最终只是点点头。

看这同类已经没有多少聊天兴致,陆宝怕犯他忌讳,不敢再追问。

按原路返回至最外间的大厅,这次没叫醒二将军,贺妖领陆宝往另一个侧洞里走。这边是一直顺那条地下水道前行,不过两三百米就到底,再往前水道洞口低矮窄小,估计只有蛙妖、鼠妖之流才能进去探路了。

水道终端也是一个溶洞大厅,比二将军所在大厅还要大些,顶部有十多平米大的开口,日光从头顶照射进来,使这洞厅光亮许多,不过开口四周全被烟火熏得黑漆漆的。

这里应该就是妖怪们的伙房,大厅左侧散养着数十头野兽,不过无论虎豹财狼野牛野猪全乖得不敢动弹,也没有声音,就是腥臭味很大。

角落里堆满柴禾,靠墙壁有石块垒起的巨大灶台,灶台一侧有数量众多的石锅、蒸笼等,台上还摆放着几个陶罐,应该是装调味品的;另一侧则是簸箕装着的瓜果时蔬,尤其显目的是一大堆青红相间的辣椒。

本方世界有辣椒倒是不意外,之前陆宝寻成妖机缘时早碰到过大片大片生长的。

洞壁四周,还挂着些斗笠、鱼篓、箩筐、簸箕之类的竹具。

估计还不到做饭时间,伙房大厅里现在只有两个妖怪在睡觉。

到了这里,贺妖就完全丢掉身上拘谨,看看角落里躺的两个妖怪,开口吆喝:“日辣了!老曲还没寿终呐?俺们上上下下就等你那三百斤开席面哩,你倒尽活得够!过来过来,这伙计交给你!”

待角落里的羊妖爬起身颤悠悠走过来,他才对陆宝道:“俺们小妖日常之事,这老家伙是个通晓的,不懂的只管问,你且先随他学些礼仪规矩,等满月时看可有哪家管事妖丁愿选你!”

又对山羊妖扬起拳:“且看明白些,这位是俺同族,老货若怠慢了,少不得沙包大的拳头喂你,就算山规不敢违,总也可以打个半死!”

老羊妖脸上已全是皱皮老斑,下巴上一撮胡须花白,倒是个胆小的,虽然也化有上肢手臂,却不敢与贺妖比划两下,堆着笑应他:“钻山洞哪个小妖不晓得贺妖日辣,俺老羊哪敢哩?”

“得,交给你,俺就洞前做耍子去了!”

临走又对陆宝道:“因是同族兽亲,俺才特意关照,日后若得了好处,可莫忘送些体己与俺!”

得老山羊和陆宝奉承两句,贺妖才拍拍陆宝鹿后腿,趾高气扬地走了。

目送贺妖离开,角落里另一个小妖才敢跳起来,先围着陆宝转一圈:“新来的,可有体己?”

这位是蛤蟆成妖,丑陋的疙瘩布满蛙身上下不说,化出的人脸上也是如此,整个一麻子脸,浑身还带一股恶臭。

不过同自家一样新晋,连手臂都还没有的小妖也要欺负新妖?几句话糊弄过去,看这两小妖都不算凶恶,三个一起坐到角落边时,陆宝开口问:“俺是新晋小妖,本名叫陆宝,大王给改名为百宝,本事低微啥也不懂,也和贺妖一样叫你老曲可好?妖怪之事还望提点一二!”

对着新妖陆宝,老山羊也放松些,捻着胡须道:“便是本山大王爷爷,原本也不过山中兽类得机缘化为小妖,一步一步才有今日,那时哪个晓得哪个更日辣?”

捻着山羊须,老山羊慢慢道:“妖怪出身来源甚杂,种类繁多,要俺全道个明白也不知咋讲,不如你问,俺拣知道的答你!”

对两妖话语,资格略深些的蛤蟆妖完全不关心,由他俩攀谈,自家又扯着哈欠闭眼睡觉去。

陆宝先试探着问:“老曲可知本山为何名靖平山?本洞为何叫钻山洞?”

“钻山洞是俺们大王自己取的,与他本相有关。至于靖平山的典故,还是老哥哥俺活得久些,正好晓得,换个小妖来恐就说不明白。

“六百年前这山本名白狐山,山主是狐妖王。这位女妖王化妖时得了一幅好皮囊,生得美貌无双,就常往数百里外人城附近勾搭男子,后被元婴修士察觉,亲自追到本山,将妖王连同一山妖物打杀得干干净净,那修士将白狐山改名靖平山,刻字在峰顶,方才要扬长而去,不想还没飞远,便遇到俺们一位老祖宗,被生生打杀了,元婴都被煮吃,老祖又传令不许涂改峰上的字,就一直叫靖平山,后来才被俺们大王占了作山场。”

数百里外就有人类?没想到一开始就问出自家最感兴趣的东西来,陆宝丢开美貌狐妖不管,丢开什么老祖不问,急先追问:“人类人口可多?哥哥认得人类修士?”

“自从上古时天道弃妖,改眷人属,多少万年繁衍至今,人类丁口自然兴旺!人类修士俺也只是听说,从未见过,若真不幸遇上了,还不将俺捉去煮一锅羊杂汤?”

本来只负责介绍妖怪之事,不想眼前鹿妖对人类世界更好奇些,老山羊语焉不详,陆宝不死心再问:“便只是你听说的,人类修士本领如何?对俺们妖怪咋样?”

“对俺们妖怪?自然是只要遇到,便抓去看门、当坐骑,这是尚好的,稍微恶些的,直接打杀了一锅焖煮!”山羊妖摇着头:“若说到本事,同等境下应当是俺们妖类体魄神通更强些,只是人类修士极善造物,法宝多、手段多,倒不好比较!”

“修士多不多?”

“凡人类城池,必有众多修士护佑,想来是不少的!”

被羊妖说得都有些迷糊了,陆宝疑惑问:“既然天道在人,修士甚强又多,又容不下俺们妖类,这靖平山咋还能有这许多妖怪?”

“你不知俺靖平山这一带,有六位妖王占山,都是靠离着圣猿山近,又曾有老祖现身,人类大修士才不敢轻易来犯。不过圣猿已有千年沉寂未现,附近也渐不得安稳,六百年前白狐山就是一例,料来俺们大王爷爷也不安心,才在洞底再打下许多地洞安家。”

“圣猿山?”

“圣猿爷爷是妖中大圣,号称搬山大圣,二百年前俺刚化成小妖,就听当时的妖丁老爷说起,自打这位圣祖沉寂不显,人类得西进三千里占地!”

“圣猿爷爷为何沉寂?”

“这你可就要为难死俺,莫说俺这等小妖,便是俺们大王,估计也不得知晓。”

“圣猿山在何处?有多大?”

“听说俺们靖平山再往西两千里,就属圣猿山地界。至于有多大,俺也实在不知,只常听西边来的妖说圣猿五千峰,妖王三百六。”

五千山峰?确定没有夸张?这是一条巨大的山脉了吧?

陆宝咋舌。

若老山羊所说不假,自家这妖怪身向往的人类世界暂时是别想了,不过老羊妖修为有限,虽活得够久,估计眼界不怎么高,只好等以后再慢慢打探。

鹿妖逐鹿 第8章 8.老曲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2228/18518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