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句话之后,陆子纲的脸色立刻就是一变。

“不好,估计是找上门来了,你们两位一会儿不要出头……”陆子纲急忙说道,“我自己担着就行了。”

齐昆仑默默喝了一口酒,微微眯了眯自己的眼睛,没有说话。

葛牧野则是看了他一眼,见他没有表示,也就点了点头。

包间的大门被人一下打开,就见一群凶神恶煞出现在了眼前。

当头的一人是个满脸横肉的男人,三十来岁,脖子上都可见一簇簇纹身,就连脸庞上,都有一道刀疤,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茬子。

“哟,陆子纲,今天下午那会儿让你给跑掉了,这次你可跑不掉了吧?”蒋朝胜进来之后,就猛然拉开了一根椅子,一屁股坐下之后,冷笑着说道。

陆子纲神色凝重,说道:“蒋朝胜,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,我们出去谈。”

蒋朝胜却是嗤笑一声,道:“出去谈干什么?外面这么冷!里面暖和,我就乐意在这里谈。顺带着,也让你两个朋友评评理啊!”

陆子纲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,说道:“你想谈什么?”

“锐哥让你去见他。”蒋朝胜淡淡地道。

“吴锐让我去我就要去?”陆子纲冷笑,摇了摇头,“他想见我,那就让他自己来找我好了。”

蒋朝胜却是说道:“不好意思,这事儿不以你的意见为主导!我说了,锐哥要见你,那你就得跟我走。”

“我要说不呢?”

“那恐怕你这两位朋友就该帮你打急救电话了!”

蒋朝胜身后的那群凶神恶煞一个个都露出凶恶的目光来,看上去非常吓人。

陆子纲不由狠狠皱眉,而后猛然咬牙道:“行,我跟你去!”

“不介意多我一个吧?”齐昆仑在这个时候淡淡开口道。

陆子纲顿时一惊,急道:“昆仑,你……”

蒋朝胜跟着就冷笑了起来,道:“行啊,你要去我当然没意见!不过,到时候要出了什么事,我可不负责的。”

齐昆仑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对着葛牧野笑道:“葛叔您再吃点,我陪子纲哥去去就来,不用担心。”

葛牧野叹了口气,也没多说什么,道:“注意安就行。”

“注意安?”蒋朝胜不由讥笑了一声,“我是没见过主动去找死的。”

陆子纲看着齐昆仑,低声说道:“这是我的事,你不要插手!那吴锐不是好惹的人,心狠手辣得很,我跟他碰过几次了,这次估计没什么好事。”

“我自有主张。”齐昆仑平静道,擦了擦嘴,站起身来,“走吧,带路。”

蒋朝胜阴森一笑,也没多说什么,心想着:“这二两义气又能值几分钱?到时候,别哭着求饶就行了!”

陆子纲见齐昆仑不听劝,不由咬牙道:“你不能去!”

“他现在想不去也不行了,必须去!”蒋朝胜却是冷哼一声,说道,“现在要不去,我就在这里砍死他。”

齐昆仑面色不变,陆子纲却不由狠狠叹了口气,对着齐昆仑道:“你啊你…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!”

齐昆仑没有说话,跟着蒋朝胜就往外走,陈惊梦守在饭店门口看到他们出来,正想上前。

齐昆仑随意摇了摇手指,陈惊梦这才止住脚步。

蒋朝胜把面包车的车门一下拉开,冷笑道:“请吧,两位!”

齐昆仑二话不说,直接上了车去,陆子纲咬了咬牙,也跟着钻了进去,心里却是有些懊悔自己的事情让齐昆仑牵涉进来。

面包车离开饭店之后,大约也就开了十五分钟的样子,在一处洗浴中心停了下来。

蒋朝胜下车之后就在前面带路,齐昆仑和陆子纲走在他身后,再后面,则是虎视眈眈的十几个藏着凶器的打手。

进入洗浴中心大堂,蒋朝胜带着两人就走上楼梯,到了三楼,转过一个走廊,便到了一个包房的门口来。

“等着!”蒋朝胜瞪了两人一眼,然后走了进去,片刻之后又出来。

“进去!”

齐昆仑和陆子纲走进了包间里,就见一张方桌上坐了三个男人,三男四女,女的穿得很少,正在给三人发扑克,三个男人的后面还各站着一个技师,正给他们揉捏肩膀。

陆子纲瞟了一眼,他们似乎是在打梭哈。

吴锐就坐在最靠里的位置上,膀大腰圆,身上纹了关公,嘴里叼着根烟,慢条斯理地搓着自己的底牌。

“我听说锐哥有事找我?”陆子纲开口问道。

吴锐眼皮子都没抬一下,只是叹了口气道:“这牌……今天的手气,还真是不怎么好啊!来来来,继续发牌啊!”

齐昆仑与陆子纲两人,直接就被吴锐给无视掉了。

齐昆仑慢步走到沙发旁边,直接就坐下了。

“让你坐了?!”蒋朝胜看到齐昆仑坐下,不由皱眉,冷冷地问道。

陆子纲也是不由焦急,这可是吴锐的地盘,要是把吴锐给惹毛了,把人装麻袋沉江这种事情都是干得出来的!

齐昆仑根本没有搭理蒋朝胜的意思,直接从桌面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,随手拿了个打火机点燃。

“妈的,你他娘的是听不懂人话啊?还抽烟,锐哥准你抽烟了吗?”蒋朝胜站到了齐昆仑的面前来,恶狠狠地问道。

齐昆仑抬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把烟缓缓杵在了烟灰缸里灭掉。

蒋朝胜冷哼一声,道:“不识抬举的东西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齐昆仑的手又从烟盒里摸出了一根烟来,放到嘴里,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,吸了一口之后,对着蒋朝胜的脸就喷了出去。

“你找死!”蒋朝胜大怒,抬手就要抽齐昆仑的嘴巴子。

齐昆仑却在他手抬起来的瞬间一下探出手去,猛然抓住了他的衣领,往下狠狠一摁,就听啪的一声,蒋朝胜直接就被摁在了桌面上,接着,齐昆仑随手抄起烟灰缸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狠狠一下!

“砰!”

一声闷响,蒋朝胜嘴里软软地哼了一声,然后双眼翻白,当场就昏死了过去。

这一幕,直接把陆子纲给惊呆了!

那几个技师也都吓得呆住,手上都没再用力。

“妈的,不打了!”吴锐一把将牌给扔了,转过身来,怒视着齐昆仑。

齐昆仑夹着烟站起身来,淡淡道:“没话说的话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吴锐冷森森地问道:“你找死?!”

齐昆仑笑了笑,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。”

吴锐把桌子一掀,就直接站了起来,狞笑道:“我确定了,你就是找死来了!”

“你们先出去。”吴锐对四个技师吩咐了一句。

那四个技师二话不说,脸色苍白地就小跑着退出了房间。

陆子纲深深吸了口气,知道今天这事儿怕是不能轻易解决了,他咬了咬牙,道:“吴锐,你要找的是我,跟他没什么关系,有什么事,冲着我来就行了!”

“你?你觉得你算老几?”吴锐不屑地呸了一声。

陆子纲道:“这是我们的恩怨,没必要牵扯到别人。”

“那行啊!刚刚他怎么打了我的人,我就怎么打回去,他要不死,我也能算了。”吴锐笑眯眯地说道,手里抓起了一旁的烟灰缸来。

齐昆仑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吴锐。

吴锐刚想提烟灰缸过来,门突然就被打开了。

打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他皱着眉头说道:“我听技师说这里有人在闹事?”

“哟,老王哥你来了!”吴锐看到此人之后,顿时笑开了花,“两个不长眼的小东西,搁我这装大头呢!”

那中年男子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,微微点了点头,但脸色却忽然一变,身体不由自主就颤了颤,道:“这什么情况?”

“这小子把我的人给打了,我正准备回敬他呢。”吴锐说道。

王晖的脸色顿时就是一沉,道:“锐哥,你要怎么做我无所谓,但别在这儿动手。”

吴锐听后一怔,皱了皱眉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这是我开的店,你要解决恩怨,到外面去!”王晖很不客气地说道。

吴锐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,道:“老王哥,我的人可是在你这儿被他给打了啊!你现在,要我到外面去解决?”

王晖郑重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,还请锐哥给老王我一个面子。”

吴锐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那我的面子呢?老王哥你说说,我的面子谁给?”

“面子是自己挣的,不是人给的。”齐昆仑在这个时候漠然开口,“整个风城这么大,工程这么多,何必要把人往死路上逼?”

吴锐刚想把烟灰缸砸过去,王晖却是一把将吴锐的手给按住了,然后转头对齐昆仑讪笑道:“齐先生请先走吧……这里,我来处理就好。”

齐昆仑扫了他一眼,还想说话,陆子纲却是一把扯住齐昆仑的手就往外大步走去。

“老王,你……”吴锐有些想翻脸了,但想到王晖的背景,还是生生咬牙忍住了。

王晖眼神严厉地看着吴锐,说道:“你想找他麻烦,别在这里!锐哥,我们交情也有好些年了,给个面子。”

吴锐咬了咬牙,最后还是把烟灰缸给扔到了地上……

都市超级战神 第62章 面子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12130/78521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