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昆仑站在安平的面前,微微俯视着他。

“谁的命令?”齐昆仑淡淡道。

“我们平安堂只不过是大人物命令我设立的一个堂口而已……”安平颤声说道,他对齐昆仑已经恐惧到了极点,他猜测,对方恐怕已是踏入了武学最巅峰境界的存在。

平安堂的众小弟都是一脸震惊,要知道,安平在他们眼里可是大杀四方,混不吝的那种猛人,光是打黑拳的时候,手里就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了!但眼下,与此人对峙,人家都还没有出手,安平就缩卵了,这在他看来,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。

齐昆仑随手捏住了安平的后脖,如捏着一只小鸡般将他提在手里,说道:“带我去见你们老大。”

安平毫无反抗之力,痛得叫了一声之后就急忙闭嘴,说道:“遵命……”

安平摸出了手机来,拨通了一个电话,颤声说道:“杨先生,我有点事情要找您!”

“我现在没空,在忙!”对方冷冷地说道。

电话瞬间被挂断了,安平苦笑道:“先生,我们老大,在忙……”

“带我过去。”齐昆仑随手将安平一扔,冷漠道。

安平不敢反抗,乖乖在前面带路,走了大约十来分钟之后,到了一处高档住宅区来,走过两条小路,就到了一栋别墅的前面来。

安平去敲了半天的门,但里面都没有任何反应。

齐昆仑正想让安排把门给踹开,大门忽然一下就打开了,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口,冷冷道:“我没说我在忙吗?”

安平急忙低下头,道:“杨先生,这位先生要找您……”

齐昆仑抬眼看去,脸上不由出现一丝玩味,这家伙,是杨文远,也就是在梅奥医院里被破军收拾了的那个总警。

杨文远看到齐昆仑之后,脸色猛然就是一变,脸颊都不由抽了抽,沉声道:“齐先生,我已经被解职了,你还要来找我的麻烦?莫非,真以为我可以随便拿捏了?!”

杨文远自从被解职之后,心中恨死了齐昆仑,但是,摸不清对方的底细,一时间他也不敢报复。

“找你,是另外一件事。”齐昆仑淡淡地说道。

“有什么事?”杨文远警惕无比地说道,他眯了眯眼睛,“我在职的时候,做一些事情会有些忌惮,但被解职开革了,很多事情可就可以放开手去做了!我知道齐先生是条过江龙,但真要把我们这种地头蛇逼急了,也是会咬人的。”

齐昆仑怎会在意杨文远的这些威胁,他也总算知道安平这个平安堂的平安牌子是怎么做起来的了,既然杨文远是他的后台,那此事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安平见齐昆仑没有说话,就战战兢兢道:“杨先生,他是来找我们说平安牌子的事的。”

“想伸手进平安牌子这一块儿?”杨文远顿时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来,“呵呵,正好,平安牌子的真正出台者就在里面,就看你敢不敢进来。”

杨文远冷笑着,二话不说就转身走回了别墅之内。

齐昆仑直接漠然跟了上去,走入了别墅之中。

到了客厅时,杨文远对着坐在沙发上的那人大笑道:“申会长,这里来了位齐先生,准备插手咱们平安牌子的生意呢!”

坐在沙发上那人便抬头道:“想找死的么?”

他一抬头,就看到了正走入客厅的齐昆仑,脸色瞬间一变,各种复杂情绪闪现,而后逐渐阴沉了下来。

杨文远对齐昆仑道:“齐先生不是要谈平安牌子的事情么?正好,这位是铁刀会的会长申白浪先生,也是我们平安牌子的合伙人之一,既然你要谈,那就坐下来好好谈吧。”

申白浪的脸色阴晴不定,然后又逐渐平静了下来,微笑道:“齐先生,没带保镖啊!”

在他眼里,破军是更为值得忌惮的一个人,而今,看到与齐昆仑几乎形影不离的破军没有来之后,他松了口气,觉得这是一个大好机会。

杨文远而今已然解职,显得有些肆无忌惮,就道:“是啊!齐先生这么大个人物,居然没带保镖来,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还真不好看呢……”

齐昆仑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微微扭了扭脖子,一脸的淡然。

说话间,杨文远也坐下了,而后拉开抽屉,不慌不忙摸出一把枪来,放到了自己面前的茶几上。

齐昆仑这个时候才抬起眼皮来,略微凝视杨文远。

本来觉得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报仇的申白浪的心里忽然突突了下,嘴角略微抽搐,站起身来,道:“呵呵,平安牌子的事情,我就不参与了!这次来,也是准备把这生意部都交给杨总警你的。既然齐先生上门,那你们就慢慢谈好了……”

“啊?!”杨文远猛然一怔,没想到申白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这次申白浪上门,其实就是要跟他谈平安牌子的分成问题,他之前是总警,所以吃了大头,而今被解职了,这比例自然应当重新分配了。

杨文远怎么也想不到申白浪会突然改口,这让他脑袋懵了一下狠的。

申白浪拍了拍裤腿,道:“杨先生跟齐先生慢慢聊,我还有事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说话间,申白浪一挥手,屋子里的几个保镖从暗处走了出来,跟着他就退了出去。

杨文远呆坐在原地,道:“申会长,开什么玩笑呢?”

“没开玩笑!”申白浪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,然后直接踏出了门口,上车离开。

上车之后,申白浪才长出了一口气,然后,汗出如浆。

“大哥,那姓齐的就一个人来的,正是咱们的好机会啊!干嘛不动手?五条枪呢,他怎么也跑不了!”一个保镖低声问道。

“我当年坐牢的时候,遇到过一个死囚。”申白浪轻飘飘说了一句话。

“嗯?”保镖们都是一怔,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
申白浪咧了咧嘴,说道:“那死囚是个杀人狂,好像是个退伍兵,他自制了一杆土枪,一夜之间,屠了小镇上某位仇家的举族,上上下下一共八十多口人。”

“即将行刑那天,他该吃吃,该喝喝,甚至还喝了点酒,一句话都没说过。”

保镖们都是皱眉,不知道申白浪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申白浪最后才凝重地缓缓道:“这个姓齐的,和他是一种人,而且,手里的人命,估计比那家伙还多……”

“那咱们就不报仇了?!”保镖疑惑道,“他一个人,再能打,也打不过这么多枪吧!”

申白浪道:“先不急,慢慢来。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”

等到申白浪走了差不多有半分钟之后,杨文远这才回过神来,申白浪不是不想要那钱了,而是,他不想招惹眼下这位!

这让杨文远不由狠狠吞了口唾沫,抬眼看了面色如常的齐昆仑一眼,手掌心里开始微微出汗了,苦涩道:“齐先生,想要多少?”

齐昆仑没有说话,只是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,将之点燃,深深吸了一口,而后,眯着眼睛看向杨文远。

杨文远的身体一下绷紧了,他下意识就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把手枪,双腿不安分地抖动了起来,而后伸手从兜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。

“密码六个零,里面有三百万。”杨文远把银行卡放到了茶几上,放卡的时候,手枪就近在咫尺。

他迟疑了片刻,没有去拿。

齐昆仑还是没动,只是默默抽烟,眼神落在杨文远的身上,沉默得让人感觉有些可怕。

杨文远的额头上不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,屋内并不热,但他却是在出汗。

杨文远狠狠咬了咬牙,又从衣服的贴身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来,将之放到了第一张卡的上面,道:“这里面有一千五百万,应该够了吧?”

齐昆仑这个时候才伸出手去,将两张银行卡拿了过来,在手里把玩了一下,放进兜里。

“不要让我再在风城看见一张平安牌子。”齐昆仑把烟扔进烟灰缸里,站起身来,往外走去。

杨文远刚想提铁刀会,但想到申白浪居然主动放弃了之后,顿时浑身无力,显然,申白浪是不想得罪此人的!自己而今已经被免职,虽然还有些之前提拔起来的嫡系可以照顾自己,但人家申白浪都缩了,他没有理由再为了这钱去跟人较劲。

看着齐昆仑往外走去的背影,杨文远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枪,最后,还是没能提起勇气去拿枪。

刚刚,躲在暗处就有五个申白浪的保镖,每人手里最少都有一条枪。

但是,就算是这样,申白浪都缩卵了!

“这群狗崽子,果然靠不住!”杨文远不由骂了一句,险些一脚将茶几踹翻,然后虚弱地躺在沙发上,身上的冷汗,一个劲往下流淌。

他也说不出刚刚那种沉默的气氛给他带来的是一种怎样的压抑,但他感觉得到,自己的手,只要去碰了那把手枪。

今天,恐怕风城就要多一个死人了!

都市超级战神 第47章 一种人章节地址:

https://www.niubb.net/novel/12130/7852151.html